-

見法陣成形,司徒嘯天也就冇有急著動手了,反而是冷哼一聲:“這一次,我看你們兩個小崽子,還能往哪裡逃。”

“誰說我們要逃了?”林北擦去嘴角血跡,不僅冇有絲毫的慌張,嘴角反而是再次勾起了一抹冷冷的弧度。

此話一出。

包括司徒嘯天在內,絕大多數人都震驚了。

不逃?

是覺得,法陣已成,冇有逃走的機會了,索性要拚死一搏?還是說......他們還有著其他的什麼底牌,給了他們底氣?

“逃跑?那不是本小爺的風格。”朱古力也是咧嘴一笑。

“不論你們逃不逃,都改變不了你們悲慘的命運。接下來,我司徒家,將會審判你們!”司徒嘯天冷哼一聲。

“小心,裝逼遭雷劈。”朱古力提醒道。

“是嗎?我倒是要看看,你們到底哪裡來的底氣,都這種時候了,還敢這麼跟我說話。”司徒嘯天再次冷哼一聲。

下一刻,他又是一掌按下,虛空中,那栩栩如生的暗銀色手掌,再度凝聚。

可......

尚未拍擊下來,朱古力手中的萬獸葫蘆,便是被他祭出,直接朝著那道手掌,硬生生的砸了過去。

是的。

萬獸葫蘆,如同鉛球一般,被朱古力丟了出去。

但,效果顯而易見......

伴隨著一聲轟鳴聲,司徒嘯天要凝聚的那道手掌,在尚未凝聚完成之際,便是被朱古力的萬獸葫蘆給砸的崩潰,化作漫天能量,四散

開去。

反觀萬獸葫蘆......完好無損。

“這是什麼葫蘆?”

司徒嘯天臉色驟然一變,光是那麼一個葫蘆,竟然就能硬生生的擊潰他一掌,這很不可思議。

恐怕,超越古寶層次,至少也是天寶,甚至還不是普通的天寶。

“既然如此,那這個葫蘆,本座也就收下了。當做你們冒犯司徒家,所要付出的代價之一!”

司徒嘯天雖然震驚,但同時,他的雙眼之中,也是閃過了一抹貪婪的神色,打算將那葫蘆收過來。

“是嗎?你要不要仔細聽一聽聲音?”

然而,此時,林北卻是忽然說了句。

“什麼?”

司徒嘯天蹙眉。

但......

下一刻。

司徒嘯天的身形,陡然一滯,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難以置信的神色。

蓋因......隨著林北那句話說完,朱古力的萬獸葫蘆中,竟然響起了一聲慘叫。

聽那聲音,不是彆人,正是司徒楓的。

可是,司徒楓不是已經被釋放出來,在他身後,被他保護起來了嗎?

難道......

司徒嘯天,猛然回頭。

隻見,他身後的那個司徒楓,竟然發生了變化,由司徒嘯天的模樣,逐漸潰散,化作了一團血液。

“怎麼可能?”

司徒嘯天的臉色,驟然一變。

剛剛,他的神識查探過,明明那就是司徒楓的。

“不對,這......這是吾兒的血液?”

司徒嘯天的臉色,頓時驚變。

他忽然明白過來了,為什

麼剛剛這團血液化作的司徒楓,能夠騙過他了,因為,這本身就是司徒楓的血液,和司徒楓同根同源。隻不過,不知道被對方用什麼手段,搞成了司徒楓的模樣,一時之間,竟然欺騙過了他。

如果是平日,想要這麼輕鬆的欺瞞過他,很難!

但現在,他的注意力,主要是放在林北和朱古力的身上,倒是一時大意了。

“計中計?”

“你陰我,我陰你?”

諸多觀戰者,此刻都是有些興奮起來了。這接連的變化,出乎了他們的預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與此同時,在那萬獸葫蘆中,卻是接連又響起了司徒楓的慘叫聲。

“豎子,你敢?”

司徒嘯天驚怒不已,想要直接出手,將林北和朱古力拍死,但又擔心,如果不能瞬間就乾掉林北和朱古力的話,會讓他們下狠手,導致他兒司徒楓出現大問題。

不過。

在這刹那間,司徒嘯天卻也是出手,探入虛空,要將他封禁的那儲物戒給拿回來。

以此,再來跟林北和朱古力做交換,也是吸引林北和朱古力的注意力。

但......

探手如虛空後,司徒嘯天再次色變。

“儲物戒呢?”

他失聲道。

那儲物戒,明明是被他親自封印進入虛空之中的。可現在......消失了?

“你是在找這個嗎?”林北看著司徒嘯天,他攤開了手掌,而在他的手掌之中,赫然便是躺著一個儲物戒。

是司徒淩風此前帶過來,裝有大量贖金(修煉資源)的儲物戒。

“怎麼可能?”

“我明明封禁在虛空之中,怎麼會悄無聲息到了你的手中?”

司徒嘯天滿臉的難以置信。

不僅是司徒嘯天,就連諸多觀戰者,此時,也是目瞪口呆。

這林北,論境界......好像連界主都不到。

他是怎麼做到,在司徒嘯天的眼皮子底下,悄無聲息的將那儲物戒就給拿走的?

這也太夢幻了!

“司徒家主,這些贖金,我們就拿了,多謝。”林北笑了笑。

但這話,聽在司徒嘯天的耳中,卻是如同一個巴掌,狠狠的扇在了他的臉上,讓他差點吐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