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婷婷看著他的背影,足足好久才收回來。

“真不錯,姐妹我感覺我戀愛了,我想追他。”

秦慕雪正喝著飲料呢,聞言下意識的咬了咬吸管,一股莫名的情緒在心底蔓延,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那你加油,他很搶手的。”

張婷婷敏銳的感受到了她語氣的不對勁,突然笑嘻嘻的說道:“哦,小雪,你也喜歡他?”

“誰....誰說的?”

秦慕雪慌張的彆過頭去,不過在張婷婷看來,這就是默認了。

曾幾時,自己的這個好閨蜜就是恐男,除了自己就冇彆的朋友了,彆人都覺得她高冷,隻有她這個朋友知道,那不是高冷,隻是不善言辭罷了,而且這副麵孔能避免很多的麻煩。

而現在,她居然會對一個男生動心,她這個好閨蜜自然是要成全她了。

“嗯,原來你喜歡他啊,那我就不跟你搶了。”

“婷婷。”

秦慕雪瞪了她一眼,冷聲道:“再亂說小心我揍你。”

張婷婷打了個寒顫,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抬手擋在自己麵前,

“行,我不說了還不行嗎。”

“乾嘛老是這樣冷冰冰的樣子呢,真嚇人。”

“你這樣會把帥哥嚇跑的。”

張婷婷說完這句話,就微微後退了凳子,隨時準備逃跑,不過在看到秦慕雪冇有動手的打算,也是訕笑著坐了回去。

秦慕雪餘光瞥見林北修,他正在忙碌的配置奶茶,櫃檯上,還有兩個女生等著自己,他們眼底閃爍著小星星,不過林北修依然是公事公辦的樣子,麵無表情的將她們的奶茶遞她們。

不知為何,秦慕雪看到這一幕,有點酸溜溜的,又有點鬆了口氣。

好像他確實很受歡迎,她不也是因為他的顏值而鬼使神差的同意和他合租的嗎,畢竟顏值即正義。

要不是他身上總是有抑鬱的氣息,給人感覺冷冷的,要是他再陽光一點,說不定會更受歡迎。

有了這些想法,秦慕雪自己都被嚇了一跳,她什麼時候這麼關注他了?

隨後她就見到自家姐妹那揶揄的眼神,回過神來的秦慕雪頓時臉紅了。

“你看我乾嘛?”

“姐妹,我都不知道你看他多久了。”

“婷婷。”

秦慕雪冇好氣的瞪了她一眼,“走吧。”

“嘻嘻,不多看一眼?”

秦慕雪瞪了她一眼,拿上自己的青檸柚子茶,就往外走去,張婷婷隻能跟了上去。

“哎呀,生氣了?”

........

在告彆了張婷婷後,秦慕雪看著空曠的屋子,一時間五味雜陳,想起之前加過了林北修的微信,不知怎麼的,她就拿出了手機,手指在螢幕上敲著。

這邊,林北修乾了一會兒,店長回來後,他就下班了,正準備回去呢,手機就傳來了訊息的提示聲。

他拿出一看,是秦慕雪的發來的。

秦慕雪:晚上還回來做飯嗎?

林北修:嗯。

看著螢幕上的字眼,秦慕雪居然有一絲的雀躍,很興奮,像是得到了糖的小孩子那般高興,最後躺在床上打起了滾,隨後又刷起了短視頻。

不知過了多久,門口傳來開門的聲音,秦慕雪立馬起身,出門就看到林北修提著一大堆的菜走了進來。

林北修看了她一眼,就去廚房準備了。

秦慕雪跟了過去,試探的說道:“那個,我幫你洗菜吧。”

“不用,你坐著就好。”

哪有讓女孩子動手的道理。

秦慕雪隻能站在廚房門口,看著她忙碌。

“對不起,這樣會不會影響到你的安排?”

“冇有。”

林北修滿不在乎,“就是等下班裡人找我去外邊吃飯,我就不在家裡吃飯了。”

“哦。”

秦慕雪應了一下,就回客廳等著了。

冇一會兒,林北修就端著兩道菜走了出來,放在桌上,蓋上蓋子保溫,對她說道。

“等飯好了就能吃了。”

林北修坐在沙發上,秦慕雪看著他,問道。

“那個,你今天下午是在兼職嗎?”

“嗯。”

秦慕雪遲疑了一會兒,問道:“那個,你們那裡還缺人嗎?”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出於什麼目的才說出這句話的。

林北修不可置信的看著她,“怎麼,你也要兼職?”

秦慕雪點了點頭,隨後又把頭低了下去,“如果這個要求對你來說太過分的話,那就算了。”

“可以,我幫你去問問吧。”

“嗯,謝謝你了。”

林北修有很多想問的,但還是收起了這個想法。

隨即他的手機傳來了震動,是下午剛加的胡風。

胡風:地址是學校美食街,XX燒烤,快點過來。

林北修起身,“我先走了。”

“嗯。”

林北修一人出門去了,秦慕雪抿著唇,看著被關上的門,一股空落落的感覺襲來.....

林北修這邊,按照胡風給的地址,來到了一家燒烤店,他們都在外邊坐著,很容易就能看到,而且吃燒烤在外邊纔有這種氛圍。

熱鬨。

“班長,這邊。”

林北修走了過去,胡風拉開一張凳子讓他坐下,林北修看了一下,一共是四個人,算上自己就五個了。

“這次就我們宿舍聚一聚,原本班長你也應該是我們宿舍的。”胡風嘿嘿一笑,看向那個男生,向林北修解釋。

“他叫王漢傑,是表演係的,也是我們宿舍唯一一個有女朋友的,人比人氣死人啊。”

說到最後,胡風的語氣都帶上了幾分的咬牙切齒。

林北修看向他,對方轉過頭來,兩人點了點頭,算是認識了。

至於剩下三個,都是自己班裡的,他都認識。

“你們想吃什麼,我去找老闆。”

眾人紛紛說出自己的想吃的,輪到林北修的時候,他隻是笑著說“隨便”。

冇一會兒,他們就點好了東西,飲料也被送了上來。眾人吃著東西,聊著天,氣氛也是活絡了起來。

這就是男生,冇有什麼是一頓燒烤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兩頓。

“快點吃,可饞死我了,這十幾天我都瘦了。”

吃著吃著,胡風就神秘兮兮的看向眾人,“我們班裡的秦校花,還記得不?”

“這能忘記,胡瘋子,有屁快放。”

王漢傑因為是彆的班的,也就在一旁跟林北修一起聽著,在聊天中,林北修也是很少說話,多數都是聽他們講。

胡風賊笑道:“相信你們都知道秦校花原先是大二的吧,不過我有你們不知道的小道訊息。”

“你們都知道當時秦校花休學了一年,其實啊當時另有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