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東皇鐘,攜帶恐怖威能,壓迫而下,空間都在一瞬間寸寸炸裂。

狂暴的空間亂流將附近山脈都切割支離破碎。

就在此時。

李少陽出手了。

剛纔的百倍混沌道拳, 隻是輕傷了東皇太一。

此刻東皇激發東皇鐘,他必須要用千倍混沌道拳了。

一百萬師道值消耗,一股恐怖拳意在天地間瀰漫開來。

李少陽麵色平靜如水,眼中滿是淩厲之色。

無量的拳意縱橫,向著東皇太一衝擊而去,與此同時,他激發了混沌珠,將他和葉清仙護住。

如此恐怖的攻擊威能,如果不保護葉清仙的話,她會被直接撕碎。

轟隆隆……

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響起。

似乎整個洪荒大地都被震動了。

洪荒中的各大勢力紛紛被驚動。

……

混沌天外。

紫霄宮中。

鴻鈞老祖忽地睜開眸子,目光穿透了虛空,看向洪荒大地上。

赫然看到東皇和李少陽的大戰。

“怪哉!東皇和誰在大戰,竟然有如此的威能,這個白衣青年本座竟然從未見過!”

鴻鈞疑惑道,隨後掐指一算,臉上的疑惑更加深了。

李少陽才穿越到洪荒不久,加上有混沌珠和聖師係統遮掩氣息,鴻鈞當然不知道。

……

金敖島。

碧遊宮中。

通天教主正在教導弟子,也被這恐怖的動靜驚動了。

他也是一臉疑惑。

“難道巫妖之間的大戰開始了?”

“不對啊!巫妖雙方都在醞釀之中,不可能這麼早就發生大戰!”

……

西方教。

接引準提相視一眼。

準提眉頭一皺。

“是誰有這麼大的能耐,這恐怖的威能,幾乎能媲美聖人了!”

接引同樣臉上帶著異色。

“師弟莫急,等為兄看看再說!”

接引聞言,眼中爆發精光,穿透了虛空。

片刻後。

接引臉上的疑惑更多了。

“真是奇怪,洪荒中什麼時候出了這麼一位高手了?”

準提驚訝道:“師兄,這個白衣青年好生厲害,連我竟然都看不透他的底細!”

“是啊,看這青年的樣貌,應該是人族的強者,人族孱弱,怎會出了這麼一個絕世大能呢?”

“東皇太一可不弱啊!妖皇的可不是浪得虛名的!竟然被壓著打!”

接引準提無語了。

堂堂的妖皇,竟然被一位人族青年暴打。

……

媧皇宮中。

女媧看著洪荒大地上的戰鬥,眼中閃過驚異之色。

“這個青年不是人族!”

洪荒人族是女媧創造的,女媧一眼就看出李少陽根本不是洪荒人族。

旋即,女媧周身命運之力湧動,掐指一算。

然後眉頭皺的厲害了。

“奇怪!此人如同不存在一樣,命運之上有一團迷霧籠罩,連我竟然都不能推算出來!”

……

李少陽混沌道拳爆發。

一拳轟在東皇鐘上,滿是混沌氣流的東皇鐘上,爆發刺耳的轟鳴聲。

東皇太一嘴角溢位鮮血,神色極為萎靡不振。

“啊啊啊……該死啊!”

東皇要瘋了,他已經全力激發東皇鐘防守,但還是被對方的拳頭打的氣血翻湧不已。

真是見了鬼了,哪裡冒出來一個如此恐怖的青年?

“妖皇也不過如此!”

“死!”

李少陽眼中滿是殺意,再次一發千倍混沌道拳,恐怖的拳意瞬間擊碎空間,向著東皇太一腦袋碾壓而來。

轟……

東皇太一被砸進地底,東皇鐘爆發防禦金光,但還是抵擋不住李少陽的拳意。

李少陽繼續出手,再次一拳向著地底的東皇砸去。

他要徹底解決這個大麻煩。

既然已經得罪死了妖族,那就先下手為強,除掉東皇太一,奪了東皇鐘。

東皇瞬間從地底飛出。

這一次他的臉上帶著濃濃的驚懼神色。

感受到李少陽的恐怖殺意,讓他魂飛魄散了。

“逃!”

東皇太一此刻也顧不得麵子了,直接化成一隻巨大的三足金烏,向著遠方瘋狂飛逃而去。

“想走?”

李少陽冷笑一聲,再次出拳,狠狠砸在金烏臂膀上。

噗嗤……

東皇太一化成的金烏一隻翅膀直接掉了下來。

隨後,東皇鐘爆發餘下的威能,洞穿了虛空,逃走了。

李少陽看著如同山嶽大小的金烏翅膀,不禁喜笑顏開。

“哈哈……有雞翅吃了!”

……

妖庭之中。

帝俊還在和一眾妖族強者議事。

忽然一隻巨大無比的三足金烏飛速而來。

正是被李少陽重傷的東皇太一。

“妖皇陛下,你這是……”

眾多妖聖大吃一驚,隻見此刻的東皇太一渾身血跡,身上都是傷口,更重要的是,少了一隻翅膀。

雖說到了東皇這種境界,隻要一絲元神不滅都可以重生。

但是金烏道身可是化為無儘歲月和寶物凝練的肉身,損失一隻翅膀,就算是東皇也都心疼不已。

帝俊臉上帶著震驚。

“東皇,是誰將你傷成這個樣子?”

他一臉的關切。

東皇太一修為可是準聖巔峰,乃是差一步就成聖的存在,能傷他的,恐怕隻有聖人了。

噗……

東皇太一再次一口鮮血噴出,氣息萎靡不振。

看了一眼斷掉的翅膀,他雙眼變得無比通紅。

比重傷更加讓他萬分難受的,是受到的屈辱,堂堂妖皇,竟然被打成如此淒慘的模樣。

要不是他有東皇鐘,逃命本領強悍,說不定早已經是對方拳下亡魂了。

緊接著,東皇太一一愣。

對啊!

是誰將他打成這個樣子的?

他竟然連對方的身份都不知道。

不知道身份,向誰去複仇?

……

收了東皇太一金烏翅膀。

李少陽帶著葉清仙回到鴻蒙道場。

關閉了道場,遮掩外界一切氣機。

李少陽燃起一團三昧真火,拿出各種調料,開始了燒烤。

他要吃的,可是準聖級彆的金烏翅膀,這不比烤雞翅香多了?

將比山嶽還大的金烏翅膀煉化成一米多長。

李少陽笑眯眯地對葉清仙說道。

“徒兒啊!今日咱們吃一頓小燒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