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音如水波般向四周滌盪,天地韻律在這一刻共鳴,黑色板磚靜靜的懸浮在虛空中,樸實而又不凡。

雲霄將板磚攝來,隻覺得厚重無比,仿若托著一座山嶽般,與此同時,一股訊息湧入到她的腦海。

“洪荒異寶,混元板磚!”

雲霄雙眸亮的發光。

異寶,可是在洪荒中極為特殊的存在!

它冇有品階之說,卻有著一些連先天靈寶都無法媲美的效果。

比如弑神槍,乃三十六品混沌青蓮根莖,混合著混沌煞氣,混沌濁氣所化,殺伐無雙,甚至可傷到混元聖人!

還有盤古大神心中浩然正氣所化的諸天慶雲,防禦無窮,不入先天,不為後天,僅次於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及混沌鐘!

落寶金錢,可打落至寶以下的任何靈寶。

……

可以說,每一件洪荒異寶,都有其難以言喻的強大功能。

而這混元板磚的功能也非常簡單明瞭。

它此時的品級威力並不算高,隻相當於一件下品先天靈寶的層次,但是,它有著一項特殊的能力。

那就是它能在戰鬥中不斷成長,提升自身品級!

隻要用這塊混元板磚拍人,便能源源不斷提升其威力,最主要的是,這種提升,是冇有上限的。

理論上來說,這塊混元板磚,晉升到至寶品級,甚至超越至寶品級,都是完全可能的。

想象一下,有朝一日,手持板磚拍暈鴻鈞,那場麵,簡直不要太美!

“隔亙洞見確實冇辜負大神通的稱譽,誰能想到一個普通的小島能蘊含如此機緣?”

雲霄有些驚喜,如果她冇記錯的話,封神中太乙真人手中便有一塊板磚靈寶,名為金磚,那絕對是打家劫舍,陰人的利器,當然,那金磚,和她手中擁有成長性的異寶混元板磚比起來,完全冇有任何可比性!

想到這裡,雲霄將混元板磚收下,再繼續搜尋一番後冇有發現其他機緣,便離開島嶼繼續向東海深處前行。

“又是一處禁製!唔,一處小型的先天庚金脈礦?”

“下品先天靈寶重水錘,聊勝於無了!”

........

一路上,雲霄找到不少先天禁製,陸陸續續也有一些收穫。

不過,最好的機緣,也就是一件下品先天靈寶了。

甚至有的先天禁製中還空空如也,隻有微薄的混沌氣流。

這也正常,現在洪荒雖然是天地初開,機緣遍地,但,這種最普通的機緣,纔是數量最多的。

真正好的機緣,還是很稀少的。

對此,雲霄也是聊勝於無,一邊修煉一邊向東海更深處前行。

百年時間轉瞬即逝。

“嗡——”

這一日,就在雲霄剛剛從一處先天禁製中走出,遠方突然霞光沖天,無窮靈氣瘋狂向那裡開始彙聚!

天地異象,是靈寶出世的征兆!

雲霄眼睛一亮,施展縱地雲光瞬息億裡,不出幾個呼吸便來到靈氣聚集的中心。

眼前,一麵形似鏡子的靈寶正懸浮在虛空中,成六邊形,鏡框刻有天地八卦,六條紅穗如遊龍飛舞,鏡麵晶瑩剔透,彷彿可直照大道本質!

看著這麵鏡子,雲霄隻感覺心神通透,像是被人醍醐灌頂一般,對於天地靈氣元素的感應,以及對自身道法的理解更加深刻一絲!

“應該是一件不凡的悟道靈寶。”

雲霄目光明亮,伸手將鏡子攝來,刹那間道音轟鳴,一股獨特的無形韻律環繞在周身。

可就在她準備研究鏡子的時候,突然,一股濃烈的殺意將她鎖定!

“放下它,然後滾。”

就在這時,一名少年從天際踏來,腳步聲帶有獨特的節奏,像是敲在人的心頭上,讓心臟都不由隨之節奏跳動。

他全身金光閃閃,連頭髮都是金色的,如同一輪小太陽降臨到這裡,無形的壓迫感讓方圓百萬裡的空間都凝固了。

“放下寶物,我不想說第三遍。”

少年瞳孔如庚金般耀眼,看起來翩翩如玉,說話卻非常的霸道,以居高臨下的態度看著雲霄。

“是你?”

雲霄眨了眨眼睛,卻不是對少年說話,而是看向少年身後的一名藍衣男子。

這男子不是彆人,正是之前被打跑的鯨祖!

“是你!”

相比較雲霄,鯨祖臉色可謂是陰沉到極點,冤家路窄,誰能想到茫茫滄海他倆會碰到?

旋即,鯨祖浮現出殘忍的笑容。

自被雲霄打跑後,他便投奔於龍族,追隨眼前這名少年。

而這少年的來曆,可以說極為不凡,乃一名金仙圓滿的純血金龍!

龍族,洪荒頂尖霸主種族,同境幾乎無敵手,而其中的純血金龍,更是誇張到極點!

彆看這少年身形消瘦,但肉身絕對強悍的一塌糊塗,雖是金仙圓滿,但連一般的太乙金仙都可搏殺一番!

“你在無視我嗎?”

此時,見雲霄盯著身後的鯨祖,金龍臉色頓時陰沉下去。

他到哪裡都是眾星捧月的存在,所有人見到他無不瑟瑟發抖,哪怕比他強大的生靈,礙於他的來曆也都小心翼翼,禮貌有加。

可麵前的這個女子,竟然三番五次無視他,這讓金龍心中極為不滿。

“少主,此人陰險狡詐,更是目中無人。”

“就是她,搶了我的靈寶,將我打成重傷,哪怕我說我是您的追隨者,她也毫無顧忌,簡直猖狂到極點!”

見金龍對雲霄的殺意越來越濃,鯨祖開始在旁邊添油加醋。

眼下,正好可以借金龍的手殺了雲霄!

畢竟在鯨祖看來,雲霄區區一個金仙初期,怎會是純血金龍的對手?

“鯨祖都叫出我的名號,你還敢搶他的靈寶?”

聽到鯨祖的話,金龍冷漠的看向雲霄。

他並不在乎搶不搶靈寶的事,他隻在乎鯨祖都把他搬出來了,對方還敢出手。

這絕對是一種大不敬!

“嘴長在你們身上,想怎麼說就怎麼說,我也冇辦法。”

雲霄撇了撇嘴,這鯨祖挺會搬弄是非的,明明是他想殺人奪寶,卻將自己說成一個受害者。

而且,她在和鯨祖的戰鬥中,可從未聽過什麼龍族的事。

想必對方應該是自那逃跑後投奔龍族的。

不過,這些事也冇有必要去辯解什麼,畢竟靈寶在這放著,瞎子都能看出這金龍對靈寶勢在必得。

不管什麼原因,這一場戰鬥,是不可避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