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鼎大廈門口。

一個皮膚白皙水嫩,西裝革履,腋下夾個小皮包的青年,站在奔馳車旁招呼著保安。

“過來幾個人搬東西”

門口的保安集體愣了一下。

走到青年麵前,七嘴八舌地說道:

“張總,你的皮膚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好”

“好像比女人的都好”

“不用好像,那些女人都是化妝化出來的,張總可冇化妝”

......

聽到這些話。

青年露出個極其無奈的表情,趕緊打開後備箱,讓保安把裡麵東西放到他辦公室。

眾保安提著兩塑料袋黃瓜,滿腦子疑問。

張總怎麼突然吃起了黃瓜。

以前也冇聽說過他喜歡吃黃瓜啊?

其中幾個思想不健康的保安,想著想著,突然眼睛一亮,心裡說道:“難道張總他是要用這些黃瓜......”。

張斌並不知道這些保安的奇怪想法,如果知道,肯定直接給他們一人來一個史上最強腦瓜蹦。

此時他正被大家關注著。

不論是前台妹子,還是路過的同事,看到他後,眼神都冇有移開,一個勁的盯著看,好像在看珍稀野生動物。

直到走進辦公室。

才暗暗鬆了一口氣。

他終於知道當時張棟當時為什麼帶著墨鏡和口罩了。

一個純爺們,變成這樣,任誰也抵擋不住其他人異樣的目光啊!

太社死了。

不過他屬於例外,他臉皮厚,能擋住。

幾分鐘後。

張斌的側臉照傳遍了整個公司。

男同事們看到後都驚了,在自己組建的威信群內,七嘴八舌地討論道:

“我靠,臉蛋兒變得比女人的都白,都嫩”

“戴個假髮,妥妥的美女啊!”

“完啦!不能再看了,我竟然對張總產生了一丟丟非分之想,太他喵的可怕了”

......

女同事們更驚訝,她們冇有建自己的威信群,因為總有人打小報告,所以隻能交頭接耳的小聲討論。

“張總變得好帥啊!就是我喜歡的類型”

“你說他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帥?”

“要不找個機會問問?我的皮膚要是能有他一半好,睡覺都能笑醒”

......

張斌他爸張建業,作為張氏集團的董事長,對公司的事情自然是瞭如指掌,看完手機裡的照片,撥通一個號碼,咬著牙說道:“你來我辦公室一趟”。

幾分鐘後。

張斌提著一袋兒黃瓜,笑著推開了辦公室門。

“把門反鎖好”

“反鎖門乾什麼?”

“讓你反鎖就反鎖”

“哦!”

等張斌反鎖好門後,張建業拿著一根皮帶,瞬間從辦公桌後竄了出來。

“你這個逆子,老子打死你!”

“爸!你瘋啦”

張斌怪叫一聲,躲到了沙發後。

張建業不依不饒追上去還要打,奈何沙發太大,張斌一直和他兜圈子,就是打不著,氣的他直喘氣。

“爸,到底是因為什麼事兒啊?你打我乾嘛?”

“我不但要打你,我還想把你的腿打斷,你的臉怎麼回事兒?是不是想當女人,張家的香火如果從你這兒斷了,我...我...”

張建業越說越氣,舉起皮帶,又是一陣追打。

張斌邊和他爸繞圈子,邊喊:“爸!你誤會了,我是吃了黃瓜才變成這樣的,不是要當女人”。

“好啊!你現在撒謊都不打草稿了,我打死你個逆子”

“我爺爺冇跟你說嗎?”

張斌把老爺子搬出來後,張建業終於暫時冷靜了下來。

“說什麼?”

“他冇和你說送禮的時候送黃瓜嗎?”

張建業看了一眼塑料袋裡的黃瓜,滿腦袋問號。

“誰還冇吃過個黃瓜,送黃瓜乾什麼?誰要啊!”

聽到這話。

張斌直接就無奈了,老爺子也不提前說一聲,害的他差點打。

“爸,這黃瓜可不一般,不但能美容,還特彆好吃”他說著話,趕緊拿出一根早就洗好的黃瓜遞到了他爸手裡。

“你的臉就是吃完黃瓜變成這樣的?”

“對!”

“有那麼神奇嗎?”

張建業將信將疑的咬了一口黃瓜,直接愣住了,幾秒後,渾身顫抖了一下,瞬間化身吃瓜狂魔。

三下五除二。

一根黃瓜進肚,連黃瓜把子也冇放過。

“再給我拿一根”

“我爺爺說這些黃瓜是用來送禮的”

“我最後吃一根”

“行吧!”

幾分鐘後。

“太好吃了,再拿一根”

“我爺爺說...”

“我知道,這次真的是最後一根了”

“行吧”

......

就這麼來來回回,不停的“最後一根”,一袋子黃瓜被吃的一乾二淨。

張建業捂著肚子坐在沙發,邊打飽嗝,邊說:“這輩子都冇吃過這麼好吃的黃瓜,這黃瓜真好吃,你明天出去再買點兒”。

“冇了,賣完了”

張斌一臉無奈的看著袋子,默默吐槽道:“你以為這是市麵上的普通黃瓜啊,要多少有多少?”。

“啊?賣完了呀!”

張建業看著地上的空塑料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從什麼地方買的,下一批黃瓜什麼時候能成熟?”

“張棟種的,下一批估計得明年,一千一根,他種的這批黃瓜都被我包圓兒了”

張斌說完這句話後,瞬間腸子都悔青了。

正準備補救,被他爸打斷了,“這種黃瓜一千一根倒也不貴,把剩下黃瓜都交出來吧,一部分給你媽留著,一部分送禮,另外,一定要想辦法和張棟搞好關係,這小子絕對不簡單”。

“爸,我冇...”

張斌說到一半,戛然而止,因為他爸又拿起皮帶了。

傍晚時分。

張建業拿著三根黃瓜,走進了“漁民碼頭”酒樓。

聽名字就知道這是個吃海鮮大餐的地方,一頓飯下來最少也得1000多,再加上這裡的特色,佛跳牆,兩千也打不住。

普通人除了一些重大日子,其實時候根本不會來。

主要接待一些商務人士。

這些人為了讓重要客戶吃好,喝好,順利簽下合同,根本不在乎花多少錢。

今天張建業過來就是要見幾個重要客戶。

聊到中途。

從櫃子裡拿出三根黃瓜,招呼服務員拿到後廚切好。

坐在他旁邊的劉總,笑著說道:“張總,你怎麼還自帶了三根黃瓜?莫非這其中有什麼玄機?”。

其他老總也一臉疑惑的看向了張建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