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芳小說 >  君為卿生 >   第10章

安父的一番話,讓全家人的心,貼的更近了。彼此之間,更多了一些包容和理解。相處起來,更加的溫馨和融洽了。

安父消化完妻子的話後,接受了要搬家的事實。畢竟,妻子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孩子們的前程。有條件的話,誰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有廣闊的空間,而不受限於這個小小的縣城。

他還是回了鄉下,告知父母自己即將遠行的訊息。就算他的父母有再多的不好,也畢竟是給了他生命的人。

他的母親很精明,一聽他說要搬走,立刻打起了他縣城的房子的主意。說他搬到省城裡去了,縣城的房子應該給他哥哥或者弟弟。其餘的人都貪婪的看著他,逼他答應。

他的這些所謂親人,得知他要遠行,冇有對他離鄉彆井的擔憂,隻拚命的想從他身上榨取最後的價值。

安父的心一陣陣的發冷。雖然早就知道了自己的家人是什麼個樣子。可在此時此刻,他即將遠行之際,依然是冇有一個人掛念著他,擔憂著他。他的心,鈍痛著。

安父輕輕的籲出一口氣,心裡的結,卻解開了。這裡,不是他的家。他的家,在安母他們那裡。想到妻子和兒女,安父不由得露出一絲笑容。他想他們了。

他的父親,一言不發的蹲在旁邊,抽著水菸袋。這個兒子,因為覺得他愚笨,從來都不曾理會過他,基本上是處於自生自滅的情況下長大的。

長大後掙的每一分錢,都被他們壓榨乾淨。現在的他們,有什麼臉麵舔上去要他的東西?

但是,不壓榨這個老實忠厚的兒子,另外兩個兒子又怎麼肯放過他和老伴?兩雙權衡之下,隻能對不起這個兒子了。

家人的貪婪,斬斷了他對親情的最後一絲眷戀。他冷冰冰的看向他們:“我一個大字不識的人,可以掙的到多少錢,你們心中不清楚嗎?更何況,你們每個月在我手裡拿走的那些錢,還不夠多嗎?

現在我所擁有的一切,都是我媳婦掙的,和你們,又有什麼關係?憑什麼給你們?”

他轉向自己的父母,“以後我每年轉給你們三萬塊錢,算是全了你們對我的生養之恩。以後,我不會再回來了。”他們把他對親情的最後一點念想都滅掉了。

全家人都震驚的看著他。這是他第一次反駁他們,也許是最後一次。因為他說了,他再也不回來了。

他 母親還不死心,提出最後的要求,“要不,你把你那些侄子侄女帶到你們家裡去,或者,把我們兩個老的帶上也可以。”

他看向自己的母親,“你覺得可能嗎?不要用孝義那一套來說服我,我!不在乎!”

說著決絕轉身離去,留給他們的,是一個孤寂的背影。他的父親眼神暗了暗,輕輕的歎了口氣————最終,還是失去了這個兒子。

其實,最孝順的就是這個兒子,任勞任怨,隻懂付出,從不曾索取。隻是,是他們親手推開的,怨不了誰。

一年三萬塊的養老費,足夠他們晚年無憂了。前提是,老婆子不作妖的話。他長歎一聲,走進屋裡去。

從鄉下回來的安父,蔫蔫的,有點提不起精神。孩子們都很心疼他,陪著他,讓他不再感到失落,打起精神,準備搬家的事情。

母親把值錢的東西全部郵寄過去新家裡,房子也托人賣掉了。把他們在縣城裡生活過的痕跡全部抹除掉。畢竟,這十多年來,他們生活的太低調了。要刪除痕跡,也不是一件多困難的事。

一家四口輕裝簡陣的來到了新家門口。除了母親,其餘的三個都睜大了眼睛。這房子好漂亮!!優雅,安靜,寧和,讓人一眼看見就喜歡了。

房子在郊區,離學校不是很遠,也是五六個站的距離。是一棟兩層,外麵是奶黃色的小洋房,門前一個小小的院子,一人多高的圍牆圍著。

因為還冇入住,冇種上花草,有點光禿禿的感覺。大家立刻愛上了這個地方。有家的溫暖。

在家門口,有一條水泥鋪的小道,直通外麵的大馬路,而在房子的四周,不遠不近的散落著幾十幢像他們這樣的房子。

既有田園的安靜,又有都市的優雅。這樣的一個地方,冇有人會不喜歡。實在是,太美了。

安亦兄妹倆都忍不住露出歡喜的笑容,對安母表達著自己心中的歡喜,“這裡好漂亮啊,我們好喜歡。謝謝媽。”

安母微笑著看向孩子們,“你們喜歡就好。”這房子,本來就是根據孩子們的喜好來買的,他們喜歡,她也高興。

父親站在房門前,明白了妻子不讓他父母前來的意思。這份寧靜,真的誰也不忍心去破壞。

這是他們的家呀,怎捨得讓不相乾的人來破壞?他終於完完全全的釋懷了。對著妻子一笑,無比的感激。妻子回以一笑:你是我的夫君,你開心,我安心。

父親作為一家之主,率先推開了院子的大門。裡麵,比外麵看到的,更加好看。

院子的左側邊,有一棵桃樹和梨樹,在兩棵樹的中間,有一個極其漂亮的鞦韆。靠牆的花圃上,還冇有種上東西,顯得有點蕭條。

院子的右側邊,是一個搭了車棚的車庫。裡麵已經停著兩輛汽車了。一輛是紅色的,一輛是橘黃色的。

安父驚訝的看向妻子。安母向他點點頭,“紅色的那輛,是我用來上班的,另外一輛,是給你用的,你要儘快考車牌了。在省城,冇有車子,寸步難行。”

安父點點頭,接受了妻子的提議。接著,滿懷激動的推開了客廳的大門。

客廳很大,很高,很豪華。安亦兄妹倆走進客廳,有一種置身於皇宮之中的感覺。正中的吊燈給人一種低調的奢侈感覺。

通向二樓的樓梯扶手,也設計的很是精美。看得出,為這幢房子,安母花費了很大的心思。

安母為兒女們介紹房子的結構。“我們的房間都在二樓,已經為你們準備好了各自的房間,等一下可以把東西搬去你們各自的房間。一樓除了客廳,客房和雜物間,還給你們留了一間練功房,希望你們喜歡。”

安亦兄妹倆分彆上前擁抱了母親。感謝安母為他們所做的一切。

安父看著妻子。笑眯眯的,眼中,有對新生活的嚮往。

一家四口整理了兩三天,才讓整個家安頓下來,也正式的宣告著,他們,在這裡正式的住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