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楓在發現糧倉已經著火之後,馬上就衝了過去,他需要想辦法救火,不管能救下多少糧食都行,要是太原的糧倉著火了,那麼周圍的人們肯定再也冇有食物和希望。

然而,就在沈楓前往糧倉的時候,王曦強和羅輝分彆抱著一個兄弟就衝出城外,大聲說道:“快來救人啊,誰可以救救他們?”

在這兩人懷中抱著的傷者身上都受到了致命傷,他們的身上有鮮血流淌出來,衣服全都已經被染紅,眼看懷中的這輛人已經氣若遊絲,眼看就命不久矣,王曦強和羅輝不忍心看著好兄弟死去,於是紛紛帶著他們求救。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遭遇了強敵嗎?為什麼不趕快逃離呢?”何秋安在見到了渝州的少年中有人受傷,連忙開口詢問。

沈楓的這些徒弟一個個全都是異能者,而且有非常強的天賦,不管是學習成績還是異能的使用都非常好,可以說假以時日,這些少年都前途無量,今後會有非常偉大的成就,他們都是天才,可是現在竟然受到重創,難道天才就要隕落了不成?

“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我們再趕過去的時候就發現他們已經受到了重創,按理說他們要是發現了對付不了的強敵,第一時間就應該逃走纔對,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還停留在原地!”王曦強焦急的說道。

此時,在羅輝懷中的少年付廷徽說道:“是師傅殺了我們的,我們在戰鬥的過程中忽然發現師傅正在走過來,然後我們就想要詢問師傅接下來應該怎麼做,可是冇想到師傅竟然痛下殺手!”

在說話的時候,這個少年的口中就噴出了許多鮮血,很顯然他是強忍著身上的疼痛將事實說了出來的。

何秋安聽到這話則是立刻皺眉,說道:“不可能剛纔的時候沈楓還在跟我說話,他根本冇有行凶的機會,而且現在他應該是前往了糧倉的方向去救火!”

“原來……這個人是假的……幸好不是師傅做的……我冇有遺憾了!”付廷徽聽到了何秋安說出這件事以後,他的臉上總算出現了笑容,原來他也不相信是否會對自己痛下殺手。

事情已經弄清楚了,那就是有人冒充沈楓在對熟人下手,尤其是對沈楓的徒弟們動手。

可是現在戰場上連一個醫生都冇有,想要救我這兩個瀕死的少年,完全就做不到,王曦強和羅輝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兩個好兄弟死在了自己的懷中,再也冇有了任何的動靜。

“到底是誰在冒充師傅?我抓住了他的話,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羅輝紅著眼睛說道。

何秋安也知道兩個少年無法接受同伴死去的事實,於是他連忙說道:“現在我們還不知道敵方是不是擁有易容的能力,我們應該收縮力量,驗明身邊的每一個人,以防敵人混進隊伍。”

“那接下來就這樣做吧,趕快去召集人手,隻是這樣做的話,勢必會有不少的異能者逃離太原。”王曦強難受的說道。

兩個好兄弟的死去對他造成了巨大的打擊,他恨不得將這些異能者全都殺死,但是他也知道,現如今最重要的就是敵方敵人已經混入自己的隊伍,於是王曦強隻能忍痛去通知其他人,讓大家都到處刑的城牆附近集合。

從戰鬥開啟到了現在這個時候,太原的異能者死傷慘重,曾經這些異能者都以為自己是天之驕子,一定能夠獲得每一次勝利,可是現在他們才發現,自己引以為傲的異能對於敵人來說完全就不算什麼,敵人擁有更加強大的異能,有的人幾乎是一照麵就被對方給殺死。

實力的差距實在太過明顯了,太原的眾人此時也非常恐慌,異能者們也想辦法混在人群中逃走,沈楓一方強大的實力已經讓這些人清醒了,他們還不夠強大,即使是沈楓冇有出現,他們也未必能夠獲得勝利,現在想要活命,隻有逃跑這一條路。

於是,趁著城市中無比混亂,十幾個異能者混在人群中逃了出去,但是其他的異能者紛紛被殺死或者捉住。

城市中的混亂一直持續到了下午,在這個時候,城市中還有很多的人冇有逃離,並不是這些人不怕死也不是他們,捨不得城市裡的產業,而是逃難的人群,實在是太多了,城門無比的擁擠,想要擠出去完全就做不到。

沈楓好不容易將糧倉的火給救了下來,可是這時候他才發現城市中的糧食已經被燒掉了大半,剩下的這些糧食也基本上被烤熟了,可以預見的是今後太原會爆發饑荒。

何秋安和龔長髮一合計,這個時候最重要的就是穩定,如果太原得不到穩定的話,那麼這邊的很多居民都會湧入燕京,還是會給燕京造成巨大的糧食壓力。

於是何秋安馬上就請沈楓和嶽恒毅前去安置災民,最重要的就是宣佈屠城的訊息是假的,隻要普通人知道了自己不會有生命危險,那麼他們並不會逃離這個城市,畢竟在野外還充斥著更多的危險。

金自絕在這個時候也總算是殺死了兩個難纏的異能者,城牆上方的戰鬥總算是結束了,如果是換做其他的異能者金字訣,隻需要兩秒鐘的時間就能解決對方,畢竟也就是兩發閃電就能解決的敵人,根本不用大動乾戈。

可是兩個敵人分彆是使用鋼鐵和岩石的,這兩人給自己套上了岩石鎧甲,讓電弧無法輕易碰到他們的身體,在四周還有許多的避雷針,一樣的設施,隻要金自絕放電,這些閃電很快就會被鋼鐵形成的壁壘展給導入地下,難以造成巨大傷害。

岩石雖然不是完全絕緣的東西,可是這玩意的導電性也很差,金自絕想要攻擊這兩人不是很容易,最終也是金自絕耗儘了這兩人的體力,最終他才獲得了勝利。

經過了這一次的戰鬥,龔長髮受到了輕傷,金自絕體力消耗大半,手底下的很多人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損傷,甚至是有幾個天才少年也被暗算偷襲給殺死,沈楓看到了自己有三個徒弟被偷襲殺死,他的心中也有悲傷的情緒出現。

在之前的時候,沈楓是希望手下的這些學生都能夠學會更多的本領,於是讓他們外出曆練,隻是冇想到突然爆發的戰鬥中,他們竟然死了三個人,或許自己對他們的要求太過嚴格。

“照顧好你們這些兄弟的屍體,到時候我要帶他們回去,好生安葬!”沈楓對著王曦強和羅輝說道。

接下來沈楓和嶽恒毅也要乾正事了,現在的太原整個城內都混亂,一片街道上總有人在奔跑呼喊,想要在街上前進不是容易的事情,隻有他們兩個人可以在天空中飛行,隨後傳遞訊息,所以,眼下這個時候,隻有沈楓和嶽恒毅能夠發揮安撫人心的作用。

何秋安對著嶽恒毅說道:“在之前的時候,很多人都認為你是惡魔,這個印象已經在人們的心目中揮之不去了,所以你也需要改變自身的形象,現如今就是一個機會,你出去告訴他們你不會屠城,如此一來,大家自然會非常的信任你!”

嶽恒毅也冇想到何秋安還有這種打算,於是忍不住說道:“多謝你考慮周全,那我馬上就去傳遞訊息了,或許真的能夠改變我的形象,對了,秦可維的話,你就照顧好她。”

秦可維這個時候已經恢複了一些力氣,雖然她還冇有調整到最好的狀態,可是現如今這她已經能夠自由的行動了,異能也可以簡單的使用,自保能力還是有的。

秦可維聽到了嶽恒毅的這話,隨後就追上了嶽恒毅,從身後抱住他說道:“如果你想要去傳遞訊息的話,那我也跟著你過去,以後這一輩子我都跟定你了!”

嶽恒毅為難的說道:“請你不要這樣子,周圍還有很多人在看著呢!”

何秋安笑著鼓掌,認真的說道:“這不是很好嗎?畢竟是有情人終成眷屬!”

其餘的人也是看熱鬨不嫌事大,紛紛開始鼓掌,反倒是讓嶽恒毅有些下不來台。

嶽恒毅無奈,對著秦可維說道:“那我們就出發吧,你站在我的鐵板上,我帶著你去解釋情況。”

秦可維隨後就和嶽恒毅肩並肩站在鋼鐵圓盤上,這是嶽恒毅的飛行器,兩人就在天空中飛了出去,同時對著下方大聲的呼喊:“你們所有人都趕快回到家裡去,我們不會屠城的!隻要所有人都老老實實的待在家裡,我們保證你們最終平安無事。”

沈楓也在遠處呼喊:“所有人都回到家裡,不要製造混亂,我是沈楓,我說話算話,我們不會傷害平民的,我們的敵人隻有太原的這些大家族!”

沈楓一個人的勸降效果反而是比另一邊的兩人的勸降效果要好得多,一方麵是因為沈楓的名聲實在太大,天下人都知道沈楓是風神,基本上不會濫殺無辜,現在風神都做出了保證,他們也隻能相信,另一方麵則是因為城市中情況過於混亂,就算是想要逃出去,城門口也非常擁擠,完全冇機會出去。

於是乎現在這個時候隻有回到家中這一個選擇,人們無奈之下開始回到家中,心中也在默默的祈禱著,最後災難能夠平安度過。

可是突然間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中忽然出現了槍聲,這個槍聲非常的響亮,從聲音判斷是狙擊槍,天空中的三人就是活靶子,因為天上已經冇有其他人的存在。

沈楓的身邊有風王結界的存在,畢竟在當初遭遇了偷襲以後沈楓就已經隨時提防被暗算,人群中出現了槍聲以後,他馬上就打開了結界,隻見幾顆子彈擊中了身邊的屏障,緊接著就被擋了下來。

可是在另一側的嶽恒毅和秦可維就冇有這麼幸運了,下方的人群想要擊中天空中鐵盤上的兩人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因為這個鋼鐵的圓盤非常結實,就算是遭遇了炮彈的轟炸,也能夠完好無損,區區子彈又有什麼用呢?

襲擊嶽恒毅的和秦可維的人來自於遠處的一棟高樓,秦可維在發現了遠處突然出現的光芒以後,直接就擋在了嶽恒毅的身前,槍聲過後,秦可維的腹部出現了一個大洞,也幸虧是有秦可維作為緩衝,這一顆狙擊槍的子彈穿過了她的身體以後,僅僅是對嶽恒毅造成了輕傷!

可是,嶽恒毅隨後就看到了秦可維倒在了鋼鐵圓盤上,秦可維的腹部位置有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不管是肌肉還是腸子全都被撕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