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秀道:“也好,我扮作賣柴的樵夫,身邊藏了暗器,有些緩急,扁擔也用得著。”

“甚好,兄弟多加小心,萬不可折損。不管是否打探清楚,我在此等你回來。”

旁邊閃過錦豹子楊林說:“小弟願同去,扮作解魔的法師,藏了短刀,手擎法環,和石秀互為照應。”

晁蓋道:“人多眼雜,反而壞事,石秀兄弟膽大心細,料必無事。”

你道他為什麼不叫楊林去,他當然記得,多虧了石秀的訊息,才破了盤陀路,而楊林一去就被識破囚在牢裡,多費一番周折。

而這些記憶,來自戴宗的戰報,和得勝回山後弟兄們的陳述。

果然去到半日,石秀空手而回,就對眾人說道:

“這莊子果然有些門道。我擔柴去到街麵,尋個麵善的老者,複姓鐘離,道我是販棗子的客商,因為折了本錢,故挑一擔柴來賣。老者心軟留我在他屋內吃些酒飯,便把情況告知。”

“原來這祝家村,也有一二萬人家。村前門獨龍崗下,儘是盤陀路,若要過時,不論道路寬窄,隻看見白楊樹便轉彎,冇有那樹都是死路,地下埋藏著陷阱竹簽鐵蒺藜,若是走差了,踏著飛簽,中了陷阱,插翅難逃。”

“這還是前門,機關不少,易守難攻。萬不可夜晚進軍,隻可白天依信號樹,方可過去。”

“後門地勢稍緩,東西卻還有兩村人接應,東邊李應李大官人,就是鬼臉兒杜興得主人,前次為向祝家要時遷,被打傷的那位,這次必不會相助他。”

“隻有西邊的村子,名喚扈家莊的,有個妹妹扈三娘,祝家三子祝彪定著為妻的,弓馬嫻熟,人稱一丈青。這兩家互為依仗,打祝家,她必來相攻。”

聽到這兒,晁蓋眉毛一挑。

這就是了,此次堅持親自帶隊打祝家莊,冇有宣之於口的自己的心事,就是給自己這個人強命不強的林兄弟,找個能配得上他的佳偶。

之前的記憶裡,扈三娘已經由宋江做主配給了王英,配不配的另說,清風寨的故事同王英的好色一樣,儘人皆知。宋江自己不好女色,卻善用女色聚攏了一幫好漢,花榮的妹子留住了秦明,扈三娘也可讓清風山的頭領王英死心塌地。

現在,該是晁蓋為自己的豹子頭兄弟做點什麼的時候了。當然一切也看事態發展,強扭的瓜,不甜。

扈家莊內。

祝彪大剌剌地坐在堂屋正中,指著門外正在搬運的下人道:

“這些花紅禮品,是我父親送與你的,這群梁山賊寇今日在崗前下寨,不知明日死期已到。你們隻需守好莊院,靜待好信,若有賊人逃到此處,鎖了來與我祝家莊,一同解上州府領賞。”

扈成陪笑道:“自然如此。”

扈三娘挺瞧不上哥哥這巴結樣,撇撇嘴道:“誰捉的算誰的,為什麼要送與你。”

“什麼你的我的。”眼見三娘嬌豔的容顏,聽得她清麗婉轉的聲音,祝彪身子酥了半邊:“賢妹,我們也都不小了,等我大敗賊寇,咱們就選個良辰吉日,以後不分彼此……”

三娘打斷了他的話:“仗還冇打,吹什麼牛呢?”

祝彪哪裡受過這個,白眼一翻:“賢妹,你一直推三阻四,莫不是看不起我祝彪。冇有我祝家莊,哪有你扈家莊!”

三娘柳眉一蹙,心想可不就是看不起你,嘴上可冇說。

祝彪見不做聲,以為她悔了,便自緩了語氣道:“這次我必要建些功業,賢妹就等著瞧吧。”

祝彪走後,扈成勸道:“你又何必激他,惹他惱了,於我們些無好處。”

“我就是看不慣他那股子霸道!這些年也強壓得我們家夠了。”

“那你到底是肯不肯嫁他呢?”

“我要嫁,就嫁個真正的英雄好漢,能讓我心折的大丈夫。”

次日,梁山軍趕早埋鍋做飯,吃飽喝足,晁蓋領秦明、黃信、劉唐、小七、、李逵、石秀、楊雄、歐鵬、楊林為前隊,林沖同戴宗、李俊、穆弘、馬麟、鄧飛、白勝為後隊,依白楊樹而行,繞過前門,在後門場上擺開陣勢。

祝龍道:“這群賊子怎曉得我莊路徑,一個陷阱都冇中。我看,由他叫陣,我們隻堅守不出就是了。”

“哥哥休避戰,倒像怕了他似的。看我去捉他們幾個鳥賊來!”最能打的祝彪昨天受了三娘一頓氣,滿腦子想著顯自己本事。

祝龍正欲勸阻,教師欒廷玉道:“試試梁山的虛實深淺也好,我和祝虎隨他出去壓陣,你看情勢而動。”

祝彪帶領五百多人,驟馬提槍,來到陣前,高聲叫道:“晁蓋,前來受死!”

秦明按捺不住,拍馬飛起狼牙棒,直取祝彪。兩人拚做一處。

正此時,西邊來了一彪人馬,百十來人,當中簇擁著一個女將,峨眉淡掃、杏眼流波,瑤鼻纖巧,檀口含香,金釵斜插雲鬢,鳳鞋橫踏黃蹬,連環鎧甲,內襯紅裝,體態修長,纖腰款款,掄兩口日月雙刀,騎一匹青鬃寶馬,端的是天然美貌,英氣襲人,正是一丈青扈三娘。

她聽探馬報得,梁山軍已繞過獨龍崗,心想見見戰場,也顯顯自己的武藝,好讓祝家不能小瞧了她,於是點了莊兵,也來迎戰。

迎麵正撞著林沖的後隊。兩邊一個照麵,林沖看得呆了。

原來這三娘樣貌,倒有七八分像林娘子。

見對麵這個儒將模樣的人看著自己不眨眼,三娘麵上一紅,呸了一聲道:“好個大膽賊寇,來領教姑孃的刀。”

馬麟喝一聲:“哪的婆娘,我來戰你!”他也使的雙刀,兩個人,四把刀上下翻飛,銀光霍霍,霜影重重,煞是好看,眾人喝彩。

馬麟漸漸支應不住,鬥不到二三十合,三娘看準機會,柳腰輕擺,一錯一抹,馬麟左手刀便遠遠飛了出去,眼見三娘後招又至,馬麟右手慌亂一架,卻待要走,三娘縱馬趕上,掛了右手刀,輕輕一提,離了馬鞍,叫手下綁了。鄧飛一看,舞起鐵鏈,來戰三娘。穆弘李俊也一齊衝進莊兵堆裡,欲救馬麟。

三娘越戰越勇,不多時又劃傷鄧飛左臂。

林沖喝一聲我來也,策馬趕上,挺蛇矛架住三娘刀。兩個鬥不上幾合,林沖賣個破綻,放她兩口刀砍來,運蛇矛逼住,三娘撲得太猛抽回不來,空門大開,被林沖欺近身,隻一拽,活挾過馬來,叫軍士綁了。

這些莊兵一看主人被擄,冇了帶頭,哄一聲喊,四下逃開。

穆弘、李俊、戴宗、白勝便乘勢救了馬麟鄧飛迴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