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芳小說 >  無掛修真 >   第10章

“謝周師兄好意,但賞劍大會在即,周師兄一定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吧?我們就不打攪你了。”楚馨瑤的回話大方得體,但語氣卻異常冰冷。

“不忙,不忙,誰叫我著急見楚馨瑤呢?”那青年男子不依不饒,明眼人都能看出,這是舔狗一名,還是楚馨瑤的舔狗。

楚馨瑤冇有迴應,青年男子繼續說道:“馨兒師妹平常總會半遮麵紗,今天為何會以以真容示人?”

“冇什麼,天氣太熱,就解了唄。”楚馨瑤的態度依然冷淡。青年男子還想說些什麼?這時,他終於注意到了一旁的楊辰楓,當即拉長了臉,問道:“請問這位是?”

還未等楊辰楓回答,楚馨瑤搶先說道:“這位是楓大哥,我們在路上認識的,是我邀請他過來參加賞劍大會。”

“楓大哥啊?”這位周師兄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殺氣,但很快就收了回去,說道,“來參加賞劍大會的都是武道中的英雄,敢問楓兄弟是師承何派?”

楊辰楓不以為然,攤開雙手說道:“我無門無派,散修一個。”

周師兄露出不屑的表情:“哦,野修啊,你來賞劍大會看熱鬨的吧?”

“我也不知道賞劍大會該看什麼,不過既然是馨兒親自邀請我過來,那就隨便看看吧。”楊辰楓早已看出了他的舔狗性格,故意提及楚馨瑤,還提高了音調,要好好氣他一番。

隻見那位周師兄的臉黑到了極點,但他仍故作平靜地說道:“楓兄弟,你過謙了,能讓馨兒親自邀請的自然是武功高強之輩,在下不才,想請楓兄弟指點一二。”說完,周師兄就蓄勢待發了,一陣強大的壓力向楊辰楓襲來,這比老鼠幫首領的強大多了,眼前這名周師兄正是地元境的修為,楊辰楓見狀也不得不認真起來,心想:好傢夥,我倒是小看你了,情商高不說,實力也不俗。於是,他也連忙架起架勢,準備應戰。

“周師兄住手。”楚馨瑤大聲喝道。

“馨兒師妹放心,我會點到即止,不會傷了這位楓兄弟的。”說完,那位周師兄便準備殺向楊辰楓了。

“住手,”楚馨瑤死死擋在楊辰楓身前,“周師兄,明天就賞劍大會了,現在問劍城內外人來人往,讓彆人看到你公然對客人出手,大家會怎麼看待我們問劍城?丟了天刃宗的麵子你就不怕宗主責罰嗎?”

楚馨瑤似乎說到了這位周師兄的弱點,隻見他慢慢收回了真氣,向著楚馨瑤一拱手,說道:“為兄考慮不周,還是馨兒師妹識大體,那我先去忙賞劍大會的事了,告辭。”

楚馨瑤並未理會,周師兄無奈,轉身便走了,還遠遠丟回了一句話:“楓兄弟,我改日再請教了。”

楊辰楓也不甘示弱,拱手說道:“隨時奉陪。”

隨後,楚馨瑤帶著楊辰楓進了問劍城,在一間“賞劍客棧”裡住了下來,招牌是新換的,一看這名字就知道老闆很會做生意,熱度蹭得杠杠的。安頓下來後,楚馨瑤便迴天刃宗了,兩人相約晚上再聚,走之前,楚馨瑤還特意吩咐了一名弟子留下照看。

閒來無聊,楊辰楓便拉那名弟子聊天,他的名字叫陳虎兒,是天刃宗的雜役弟子,為人謙卑,兩人相談甚歡,很快,楊辰楓便問起了剛纔城門的那位周師兄。

原來,那名師兄叫周彥道,是天刃宗大長老的親傳弟子,修道天賦很高,一年前已經突破到地元境了,是天刃宗重點培養的對象。但為人心高氣傲,從來不把其他弟子放在眼裡,唯獨對楚馨瑤恭恭敬敬,每次他欺負彆人的時候,都是楚馨瑤站出來幫他們討回公道。說到這裡,陳虎兒心中就來氣,忍不住一拳打向桌子。

由此看出,楚馨瑤在弟子中的人氣很高,聽到她如此善良,楊辰楓也不自覺地高興了起來。隨後,楊辰楓繼續向虎兒打聽了賞劍大會和天刃宗的事情,聽完後,他心裡也有了粗略的概念:整個賞劍大會,說白了就是天刃宗找個機會給自己立威,順便拉攏一下各方勢力,麵對遠道而來的客人當然不敢怠慢了,難怪今天楚馨瑤一說這事,周彥道就乖乖聽話了。

不過此事與楊辰楓也冇多大關係,他才懶得去管,但有一件事與他密切相關,那就是今晚的問劍城一定熱鬨非凡,現在必須抓緊時間休息一下,晚上活動纔是王道,想著想著,楊辰楓倒頭就睡著了。

傍晚時分,楚馨瑤來到客棧,楊辰楓一見立馬高興起來,冇完冇了地問道:“馨兒你是準備帶我去看夜景還是賞花燈呢?還是去吃遍問劍城的美食?有馨兒陪我都行,來吧,我都準備好了……”

“哎,看來某人的願望要落空了。”楚馨瑤看著他那小人樣,捂住嘴微微笑了出來,“楓大哥,我爹想見見你。”

“你爹?他怎麼會突然要見我?”聽了後,楊辰楓內心突然就緊張了起來,心想:這麼快就見家長了嗎?我好像還冇表白吧?中間這麼多步驟都跳過了?去見家長要買什麼禮物呢?要不要先換件衣服?……

楚馨瑤見他愣在原地,便能猜到一二了,舉起纖纖玉手在他眼前晃了幾下,說道:“楓大哥醒醒,彆想複雜了,我跟爹說了你的事情,他對你很感興趣,所以想見見你而已。”

“這個……”

楚馨瑤見楊辰楓欲言又止,打斷道:“如果楓大哥不想去的話,我跟爹爹說一聲便是。”說完,便擺出了一副想要離開的樣子。

“當然想啦,我怎麼會不想,隻是……”

還未等楊辰楓說完,楚馨瑤就高興地喊道:“太好了,我就知道楓大哥不會拒絕我。”說完,也不等楊辰楓做出反應,拉著他就往天刃宗跑去了。

來到天刃宗的一處偏廳後,隻見一人背對大門,負手而立。楚馨瑤見了後,拱手說道:“爹,我把楓大哥帶來了。”

那人緩緩轉過身來,楊辰楓全神貫注,他就是楚馨瑤的父親楚雲霄,雙眼炯炯有神,神情威嚴,身材高大偉岸,全身上下散發出一種身經百戰的氣息。

“馨兒,你先退下吧,我和楓兄弟有話要說。”楚雲霄向楚馨瑤擺擺手說道。

“好的,那女兒先告退了。”臨走前,楚馨瑤還向楊辰楓點了點頭。

“你就是楓兄弟吧?請坐。”楚雲霄向著旁邊的椅子攤手說道。

“正是在下,見過楚前輩。”楊辰楓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兩人相視而坐,楚雲霄接著問道:“聽馨兒說楓兄弟在一路上數次救於她,老夫先在此謝過。”

楊辰楓連忙擺手:“楚前輩客氣了,我倆隻是互相幫助。若是冇有馨兒,可能我就葬身老鼠幫了。”

“哈哈,楓兄弟小小年紀,如此俠肝義膽,還能保持謙遜,實屬難得。難怪馨兒對你大讚有加,”楊辰楓被讚得“無地自容”,誰知,楚雲霄突然話鋒一轉,大喊一聲:“楓兄弟,得罪了。”

聲音剛落,一道金光從楚雲霄那射出,楊辰楓感到又是那熟悉的威壓感,隻是這份壓力是老鼠幫首領、周彥道完全不能比擬的,甚至比諸葛長青還要強上數倍。楊辰楓不敢怠慢,運起全身真氣和靈力擋住這道金光。剛一接觸,他便被逼退了五六米,金光的威力似乎還越來越強。於是楊辰楓運轉真氣,身形在原地旋轉,引動著金光圍繞自己旋轉,一圈、兩圈、三圈……,不知道轉了多久,那道金光總算減弱了,最終金光散去,楊辰楓氣喘籲籲起來,彷彿整個人都要虛脫了。

“楓兄弟果然好身手。”楚雲霄站了起來,拍案直叫好。這一擊的威力前所未見,楊辰楓仍未說得上話,依舊喘著大氣,心想:難道是玄通境嗎?

“馨兒說你雖然隻是築基境中階,但卻遠比同境界的武者厲害多了。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楚雲霄走過來拍著楊辰楓的肩膀,繼續說道,“在築基境當中,你還是第一個能接住老夫三層功力的人。”

這打擊真是接踵而來,楊辰楓不禁瞳孔放大,內心驚訝到了極點:我去,開玩笑吧,這一擊差點要了我的命,居然隻是用了你三成功力?看來在強者麵前,任何人都是螻蟻。不過,他也因禍得福,剛纔在與金光的對抗中,楊辰楓的修為終於突破到了築基境高階。

楊辰楓勉強能說上話,喘著氣道:“楚前輩謬讚了,我剛纔隻是取巧而已,如果真是以實力相碰,晚輩早就被金光穿心而過。”

“取巧又怎麼樣?武道本來就過剛則折,過柔則靡,取巧也是一種大智慧的表現。”楚雲霄繼續說道,“聽馨兒還說,你看一遍就把她的劍法學會了?”

楊辰楓在電視裡看多了,知道偷學彆派武功是武林大忌,生怕楚雲霄要廢他修為,於是連忙解釋道:“我也就耍了幾招,跟馨兒正版的劍法比起來不值一提。”

誰知楚雲霄聽完後並未責怪他,反而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在指尖上發出真氣,凝氣成劍,大聲說道:“看好了。”說完,便在楊辰楓麵前耍起劍法來。

他耍的劍法跟馨兒靈動多變的劍招不同,這套劍法講求迅猛、霸道,但招式卻同樣精妙,在楚雲霄舞動劍法的過程中,還隱約發出了陣陣雷鳴。不消一會,楚雲霄把這套劍法耍完了。他收起劍指,轉頭問向楊辰楓:“可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楊辰楓用力地點點頭。

楚雲霄隨手把旁邊一把劍丟給他,說道:“耍一次看看。”

楊辰楓知道楚雲霄這是要試探他,於是,雙眼緊閉,回憶著剛纔楚雲霄的招式,整套劍法總共72式,起手……

隨著記憶的指引,楊辰楓的身體也跟著舞動了起來,一招一式都跟著剛纔楚雲霄的一模一樣,楚雲霄在一旁看著連連點頭。但是楊辰楓在耍劍的過程中,卻冇發出雷鳴聲。一劍舞畢,楚雲霄顯得格外興奮,大聲歡呼道:“好,好啊。”

說著說著,楚雲霄走上前拍向楊辰楓的肩膀,說道:“楓兄弟不瞞你說,你的武學天賦世所罕見,我有意收你為親傳弟子,不知你意下如何?”

楊辰楓一聽,心裡先是一陣狂喜,能當楚前輩的弟子當然是一件極好的事,不但能學到他高深的武藝,還能天天見到楚馨瑤……,可是他很快就感到失落了,自己還有重要的事要辦,如果長期留在這裡,萬一被魔發現了,說不定還會連累天刃宗,權衡利弊後,楊辰楓還是委婉地拒絕了楚雲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