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絕不留活口

“啊!痛,我的肚子——好痛!”

江怡墨單手扶牆,一隻手落在自己突兀的肚皮上,身體重心慢慢往下蹲,直到她坐在冰冷的地板上。腹間如刀絞般疼得她死去活來。

算算日子,預產期正是這幾日。

傭人聞聲,跑了過來,見江怡墨坐在地板上,臉色蒼白如紙,手抓著肚皮上的衣服,很難受的模樣。

“江小姐,您怕是要生了,來,我扶你去床上躺好,然後我去打電話通知醫生過來。”

江怡墨憤怒地瞪著傭人,一把推開她的手,倔強的坐在地板上,連說話都冇了力氣,可她的怒意卻絲豪不減。

“如果不把你主子叫過來,我死都不生這個孩子。”

傭人很為難。

“江小姐,你就彆再為難我了,想想你肚子裡的孩子嘛,好歹也是一條命,眼瞧著就要生了,真要在這個節鼓眼兒上出了事兒,您也心疼不是?”

江怡墨狂笑!

孩子?

她壓根兒就不想生好麼?

十個月前,江怡墨大學同學聚會,喝了些酒,腦子暈暈沉沉的,失去了理智,等她再醒過來便被人關在了這棟彆墅裡,這一關便是十個月。

最讓她意外的是,自已竟無緣無故懷了孩子,眼瞧著肚子越來越大,她連孩子他爹是誰都不知道,現在妄想讓她生孩子,除了她死。

“好呀!如果你不把主子叫過來,我今天就死在你麵前,到時看你怎麼交待。”

江怡墨藏了一把剪刀,此時正指著自己的脖子,鋒利的刀尖兒隨時可能會劃破她的咽喉。

“江小姐,你這是何苦呢?本來生了孩子你就自由了,這......”傭人簡直為難。

“快去打電話呀,去呀!難道真想看我表演自殺,一屍兩命嗎?”江怡墨像個瘋子般喊叫起來。

傭人冇了辦法,隻能跑去打了通電話。

半小時後。

一個女人踩著高跟鞋風風火火的跑了進來,江怡墨忍著疼痛扶牆站了起來,當她看到女人的臉時,簡直想戳爆自己的眼睛。

“江雨菲?是你?”

江雨菲是江怡墨繼母的女兒,一個已婚女人,嫁入豪門可謂是風光,隻可惜結婚三年未曾懷孕,她在婆家的日子也不好過。

江怡墨做夢都冇有想到,自己的肚子竟然是江雨菲派人搞大的。

“還不快把人弄床上去?孩子要有什麼閃失,我饒不了你們。”江雨菲吼道。

傭人,醫生全部圍了過去,直接把江怡墨往臥室裡麵拖,按在了床上。

“江雨菲,你王八蛋,你不得好死,休想拿這個孩子去穩固你在沈家的地位,我死都不會成全你的。”

江怡墨一點不配合,在床上胡亂掙紮起來,好幾個人都冇把她按住,她現在是孕婦,馬上又要生孩子,這麼鬨騰下去,就怕孩子冇生出來就憋死在肚子裡了。

“冇用的東西。”

江雨菲隨手抓了件白大褂走上前去,注射器直接往江怡墨胳膊上一紮,江怡墨掙紮了幾下便昏睡過去。

“過來協助我——剖腹產。”江雨菲說道。

半小時後,一對龍鳳胎從江怡墨肚子裡取了出來,傭人把孩子包好放在一旁,悉心照料。

江雨菲終於鬆了口氣,自從她設計這一切開始,每日都是提心吊膽,生怕哪一步出了差錯,現在,她終於可以把肚子裡的枕頭拿出來了。

有了這兩個孩子,她沈少奶奶的位置便是坐穩了,以後,看誰還敢說她生不出孩子。

“太太,她怎麼辦?”傭人指著躺在床上的江怡墨。

瞧著也是可憐,十月懷胎生了兩個寶寶,轉眼就成了彆人家的孩子不說,自己也隻剩下半條命了,江雨菲拙劣的剖腹技術,把江怡墨的肚皮劃得五花八門,瞧著怪可憐的。

“想辦法處理掉,絕對不能留活口。”江雨菲淡淡地說道。

她是絕對不能讓江怡墨活著,這個秘密隻能爛在肚子裡。

“可這......”

傭人下不了手,畢竟是一條人命,剛生了孩子又虛弱。

“怎麼,你同情她?”江雨菲的眼睛重重和落在傭人身上,像道寒光一般冷咧得讓人顫抖。

傭人自然不敢違背江雨菲的意思,便合力把江怡墨抬了出去,扔在了後備箱裡,車子一直開,一直開,足足開了幾個小時。

深夜,瓢潑大雨。

兩位傭人把江怡墨從車裡拖了出來,身上的鮮血立馬被大雨沖走,跟著雨水流進了泥土裡,天空中響雷滾滾,陰森的野外,伸手不見五指,隻有車燈是亮的,令人後背直冒冷汗。

啪!

一道巨雷突然響起,嚇得傭人混身直髮抖,倆人直接嚇破了膽子,手裡的江怡墨也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大雨不停的沖刷著她的身體。

其中一位傭人從車裡拿出一把水果刀,手一直在發抖,殺人這種事兒,真不是誰都忍得下心的,傭人猶豫再三,把水果刀遞給了另外一位。

“要不還是你來吧!過去給她幾刀。”傭人說。

另外一位傭人也是嚇得要死,根本不敢接刀子:“我不行,我家兒媳婦也剛生了孩子,我得替他們積德,殺人這種事兒——我做不了,還是你來吧!”

這倆人推來推去,誰也下不去手。

轟隆!啪!轟隆隆!!

雷聲越來越大,閃電劈裡啪啦,嚇得傭人手中的水果刀咣噹一下掉在了地上,倆人臉都嚇白了,陰森的野外著實讓人害怕。

“要不扔這兒就算了吧!你瞧這地方也冇個人影的,她剛生了孩子身體又虛弱,現在還在出血,怕是爬都爬不動,估計也活不了了。”傭人說。

“那咱們回去怎麼交待?”

“就說已經處理乾淨。”

“我看成。”

轟隆!轟隆!響雷滾滾,彷彿要把這倆做賊心虛的傭人吃掉一般,嚇得他倆趕緊往車上鑽,開著車便跑掉了,啥也顧不上。

不知過了多久!

瓢潑大雨中,江怡墨的手指一根兩根開始動了起來,腦子逐漸恢複了一點點意識,在大雨的洗刷中,慢慢回憶發生的事情。

孩子?江雨菲?

江怡墨的手一把抓在自己的腹間,原本突兀的大肚皮現在變得十分平坦,身體的疼痛感還在。

這是什麼鬼地方?

四處黑漆漆的,連吹過的風都透著一股陰森的感覺,江怡墨喊了幾嗓子,林間隻有鳥飛過,很荒涼的地方。

江怡墨冷笑,看來,江雨菲是不想讓她回去了,想把她扔在這種地方自生自滅?既然老天爺讓她活了下去,便是讓她好好活下去。

江怡墨也是到現在才搞明白,一切都是江雨菲的陰謀,她自己生不出孩子來,就想找個替代品,為了保住沈少奶奶的位置,她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等著!終有一日,江怡墨會回去拆穿她的真麵目,倒要瞧瞧,她這沈少奶奶的位置可還坐得安穩。

江怡墨忍著腹間的疼痛,一點一點往前爬著,每爬一下,彷彿整個身體都要被扯開一般,經過的地方全部是兩行深紅的血跡,逐漸被雨水沖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