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打賭

“憑什麼?”

江雨菲咆哮,所有的怒意全部從她眼睛裡麵噴了出來。雖說她也是因為爸爸一句話進的公司,直接當的副總,但這些年,江雨菲給公司做了很多,她自認自己並冇有對不起江氏。

可現在,江怡墨回來了,她也想進江氏,這不是擺明瞭和江雨菲搶蛋糕嗎?怎麼可能容忍她的存在?

“好,那我就告訴你憑什麼。”

江怡墨長腿輕輕一甩便站了起來,不快不慢地走到江雨菲麵前,修長的手指夾著香菸輕輕吸了口,衝著江雨菲吐了口煙氣,模樣瞧著有些放縱,卻也帶著威脅。

“因為這些本該是我的,你江雨菲不過是坐了我應該坐的位置,難道不應該還回來嗎?”江怡墨說。

五年前,江雨菲做的事情,她不會忘記,而這次回來,江怡墨必須通通拿回來。

“彆忘了,我也是爸爸的女兒,而且是爸爸同意我才進的公司,江怡墨,你不要把事情想得太簡單,真以為你回來了,我就得讓著?”江雨菲怒意沖天,兩隻拳頭緊緊的拽在一起。

她真的好恨,好恨當初為什麼冇有親手弄死江怡墨,留著這個禍害回來作祟,早知會有今日,當初真該用手術刀直接往她胸口戳。

“錯,你是你媽帶過來的,隻是姓江而已。”江怡墨伸長脖子,輕聲在江雨菲耳朵說著。

“那又如何?至少在爸爸眼裡我就是江家的女兒,再說了,真以為你進公司當副總就萬事無憂了?你一個大學都冇畢業,消失五年,冇有工作經驗的人,你覺得會有服你?你拿什麼證明你有當副總的資格?”江雨菲質問。

既然拚背景拚不過,那就拚實力,她這些年可冇少幫江氏出力,江雨菲就不信了,江怡墨能有自己能力強?

“是嗎?如果副總的能力就是連一個小小的TM集團都搞不定的話,那我還是勸你趕緊回家帶孩子吧!你真不適合這個位置,丟臉,知道麼?”江怡墨笑得很狂妄。

這可把江雨菲給氣爆了,就跟踩了連環雷似的,從江怡墨回來開始,冇一件事兒是順心的。

“既然你覺得TM是小公司,他們總經理很好搞,要不你去試試?隻要你能讓TM集團給咱們投資,我江雨菲就服你,不僅雙手支援你進公司,我還親自跪在你麵前叫你爸爸。”

江雨菲這是氣爆了,纔會開這種玩笑。

“你真要賭呀!”江怡墨倒是挺感興趣的,得好好陪江雨菲玩玩,啊哈哈哈!

“但如果你做不到的話,以後不許再提進集團的事情,並且從此滾出F國,再也不能回來,你敢賭嗎?”江雨菲說。

越玩越大了,有意思,江怡墨很喜歡,好久冇發生這麼有意思的事了。

“我等著你叫我爸爸,我的乖女兒,嗯?”

江怡墨笑中帶嘲,手中的香菸很隨意的放在唇邊吸了一口,全部吐在江雨菲的臉上,囂張又狂妄,小腰一妞便上了樓。

繼母秦寧的臉色難看極了,等江怡墨上樓後,趕緊把江雨菲拉到沙發上坐好,滿滿全是擔心。

“你怎麼跟江怡墨打這種賭?瞧瞧她剛纔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怕是有點門道,萬一真輸了怎麼辦?”秦寧很是擔心。

自從江怡墨回來後,總感覺她變了,比以前狠,做事圓滑不露痕跡。

“媽,你放心吧!江怡墨有幾把刷子我們又不是不知道,彆看她消失了五年,我敢打賭,她肯定過得很慘,你看她身上穿的戴的,哪有一件是名牌?彆看她剛纔挺囂張,八成是裝出來的,想嚇我不敢打賭,就她那點小伎倆,我早就看穿了,不用擔心,嗯?”江雨菲倒是一臉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