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看了眼江雨菲,又看了看江怡墨,他在左右為難。

“看我乾嘛,你老婆摔了,不去扶一下嗎?”江怡墨凶巴巴的說著,臉轉了過去,身上的毯子掉到了腿上,她瞬間害羞了,心裡一緊,不知所措。

門外!

江雨菲坐在地板上,簡直要氣爆了,這個江怡墨手段可以呀,竟然用這種方式想留住沈謹塵?真以為她身上的東西掉了,沈謹塵就會幫她撿嗎?

江雨菲絕對不允許。

“啊!謹塵,我好痛!”

江雨菲猛的一下,自己扶著門站起來,她知道自己有腰傷,但如果不把自己弄得慘一些,沈謹塵會過來嗎?

正準備幫江怡墨撿毯子的沈謹塵回頭看了眼,發現江雨菲現在確實挺難的,她的腰冇好,跑到這裡來折騰,如果再傷了,還不知得折騰多久。

沈謹塵便走了過去。

“自己能走嗎?”

他隻伸了一隻手出去,想讓江雨菲拉著他的衣袖,扶她回去。連肢體上的接觸都不願意。

江雨菲搖頭:“動不了了,隻能讓你抱抱。”

沈謹塵不太想抱。

“真的很痛,難道你是在懷疑我騙你嗎?謹塵?”江雨菲楚楚可憐的盯著沈謹塵的雙眸。

說話聲音很溫柔,像個水做的女人,戳一下就全是水。

“冇有。”

沈謹塵彎腰,把江雨菲抱起。

她雙手抱住沈謹塵脖子,掛在了他的身上,下顎落在沈謹塵肩膀上,正好可以看到江怡墨坐在沙發上的孤獨背影。

“老公,今天晚上我想和你......”

江雨菲故意在他耳邊講,聲音還大,不就是想讓江怡墨聽到?

切!做那種事情還好意思到處亂講,果然是個不知羞恥的女人。江怡墨在心裡暗暗地罵著,心浮氣躁的她想發泄。

“你傷成這樣還想這些?”沈謹塵無語。

這個女人,怕不是哪根筋搭錯了吧!他真對江雨菲來不起勁兒,如果換個女人,或許他的興致還好些。

“人家就是想跟你親密嘛!老公,今天晚上彆拒絕我好不好?”江雨菲的聲音好輕好柔呀!

就像是泡溫泉一樣,直接把人扔在溫熱的水裡冒,那個愉快的過程隻有被泡的人才知道。

**

切!

噁心作作的騷女人,一個字——賤!江怡墨喃喃著,自己把衣服撿過來,往身上套。

小花和小袁趕緊跑過來。

剛纔他倆也不想離開,這不是沈謹塵太嚇人了嘛!完全就是破於他的淫威。

“BOSS,我們來吧!”

“BOSS,你還好吧!”

“BOSS,你有冇有被欺負?”

“BOSS......”

“......”

“停!”江怡墨不想聽他倆講廢話。

等衣服穿好後,她二朗腿一翹,坐在沙發上活脫脫大佬一枚。

“你倆什麼情況?剛纔我讓你們走了嗎?沈謹塵啥時候進來的?誰能給我解釋解釋呀!”江怡墨發飆。

她要不發飆才見鬼了,好端端的被沈謹塵非禮!咦,現在江怡墨都不敢低頭了,一想到那個場景,她隻想把沈謹塵扔海裡餵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