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趕緊把廚房門關了,免得再有人進來。

站在廚房裡,她真是一點頭緒都冇有。天哪,這要怎麼弄呀,這可比談生意難多了,江怡墨現在寧願去談幾個億的大單子用錢砸死那些可惡的人,她也不要在這兒左右為難。

算了,死馬當活馬醫得了。江怡墨拿起刀開始動了起來,結果剛一切就把手指頭給切了,嚇得她直接把刀扔在地上。

咣噹一聲。

沈謹塵衝了進來,一看小墨捂著手指頭,立馬覺得不對。

“怎麼了?”他很心疼。

“關你什麼事?你們沈家的人要不要這麼麻煩?這婚誰愛結誰結,我不跟你結婚了,你們太過分了。”江怡墨好氣。

她真的不是做飯的料。

“說什麼傻話,走。”沈謹塵拉著江怡墨往廚房外麵走。

江怡墨卻不想出去。

“外麵都是你們家的人,這個時候出去大家會怎麼想?”江怡墨雖然嘴上抱怨,但她還是想把飯菜做完。

“彆人怎麼想是他們的事情,今天我帶你過來隻是想把你介紹給大家,讓所有人知道我沈謹塵要娶誰,但不是讓你過來做飯的。”沈謹塵很嚴肅。

剛纔在客廳的時候他就在拉著小墨,是小墨堅持要表現的。沈謹塵本來打算來廚房幫助,讓小墨坐著看,他來做飯。

結果接了個電話進來晚了,這麼一小會兒的功夫,小墨就把手給切了。

“可是......”

“有什麼好可是的?我娶的是你這個人,又不是彆的,走,咱們回家。”沈謹塵拉著小墨直接走了出去。

小墨看出來了,沈謹塵好在乎自己。

為了她,他可以什麼都不管不顧,就算今天當著所有親戚的麵兒走掉,讓大家心裡都不舒服也沒關係,隻要小墨心裡舒服就可以。

“謹塵,你們這是去哪裡?”大奶奶叫住了他倆。

沈謹塵摟著小墨,把她護得好好的。

“小墨的手受傷了,今天的飯我們就不吃了,你們繼續。”沈謹塵剛要轉身,又補了句:“還有,小墨是我要娶的太太,不管她會不會做飯,會不會家務都沒關係,希望以後這種事情不會再發生。”

然後,沈謹塵便拉著江怡墨出去了。

轉身的時候,江怡墨真的可以看到大奶奶的臉色有多難堪,因為是她出的主意,讓小墨去做飯的。而且太奶奶現在也在說她事兒太多,怎麼能用以前的老規矩要求現在的年輕人呢?

瞬間就弄得大奶奶裡外不是人了,而且其它親戚都有想法。現在沈夫人還冇有走,就坐在太奶奶旁邊,她確實有些尷尬,但沈夫人不會表現出來,反倒還在力挺江怡墨。

自己的兒媳婦,當然是自己護著,難不成還指望彆人護嗎?

沈謹塵的車裡有藥箱。

他幫小墨處理了手指上的傷,隻是切掉了一層皮流了些血,倒也不是太嚴重,但他的眉頭卻一直緊緊的皺著。

江怡墨低頭便可以看到沈謹塵所有的表情,他在心疼她。小墨也在反思自己,是不是該去學學做飯了,這真的是她的短板,每次一遇到做飯就慫了,今天更是弄出了這麼大的事兒,沈謹塵臉上肯定一點麵子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