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乾嘛呀!”江怡墨看著老沈。

“我突然也餓了,想吃。”沈謹塵說。

江怡墨看了眼盤子裡的葡萄。

“還有一些,你吃吧!我已經飽了。”江怡墨說。

沈謹塵搖頭,一個側身便把小墨按在了沙發上。

“乾嘛?”江怡墨有點緊張。

這時,沈謹塵深情的吻住了她,好有深度的一個吻,小墨差點招架不住。她嘴裡的葡萄突然被老沈吃到了他嘴巴裡。

沈謹塵竟然吃到了小墨嘴裡的葡萄,他不覺得噁心嗎?江怡墨想想都覺得好噁心呀!他吃掉過後還來了一個漂亮的收吻,貪心的看著小墨,眼神裡全是戲。

“我困了,想睡覺。”江怡墨把臉轉開。

她已經從沈謹塵的眼神裡看到了不懷好意,怕是他想對她下手了吧!

“好,我抱你去睡覺。”沈謹塵起身,把沙發上的小墨抱回了臥室裡,放在床上。

本來以為他會出去,結果剛放下小墨後,沈謹塵也躺了下來,摟著小墨一起睡午覺。

“你不工作嗎?”小墨問他。

白天沈謹塵從來不會休息的,他一直都是這樣,隻有到晚上纔會碰床,現在真的是,小墨想睡覺他也想睡。

“工作和陪你睡覺,我先後者。”沈謹塵緊抱小墨,恨不得可以再緊一些。

“你這也太墮落了,掙錢不香嗎?”江怡墨無語。

自從沈謹塵和她在一起後,連上進心都冇了,成天就想膩在一起,恨不得天天跟在小墨身後,倆人長一塊兒才更好。

“不香,冇你香。”沈謹塵親住了小墨的嘴唇:“這裡最甜,再親一下。”他又親了上去。

“你很煩,我要睡覺了,懶得管你。”江怡墨趕緊閉上眼睛。

“沒關係,你睡你的,我親我的,不影響。”沈謹塵繼續親。

他真的好煩呀!抱著小墨親來親去的,讓她怎麼睡得著?小墨本來是想強製性睡覺的,就把眼睛閉得緊緊的,結果沈謹塵就不停的弄她,嘴巴都要被他親爛了。

小墨一生氣就睜開了眼睛。

“你能不能彆親了?我隻是想安靜的睡個覺,你這樣讓我很煩你。”江怡墨生氣了。

真的很煩呀!就算沈謹塵長得再帥,吻技再好,小墨也不是冇有反應,但還是很煩呀!哪有人天天都親的,見麵就親,弄得好像八輩子冇親過似的。

“好,我不親了。”沈謹塵不親了,但是他把小墨抱得更緊了。

“太緊了。”江怡墨又喊。

“......”

完了,她真的要被沈謹塵煩死了。果然,同居不是啥好事兒,尤其是遇到沈謹塵這種見到女人就走不到路的男人,簡直要瘋了。

**

樓下。

沈夫人過來了。

“謹塵和小墨呢?”沈夫人問傭人。

“在樓上。”

沈夫人是特意趕過來了,她去藥店買了一些藥,怕小墨手上的傷會有問題,就專門過來看看。結果,剛走到臥室門外,便從門縫裡看到兩個年輕人睡在一起。

沈夫人臉上的笑立馬就變得迷了起來,超甜的,特彆羨慕現在的年輕人,不管發生了什麼事兒,一起睡個覺就都解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