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謝你。”小墨點頭。

沈謹塵親自開車,把小墨送到了TM集團,等小墨進去後他再開車離開。

以前每次來TM集團的時候,他都以為小墨隻是一個普通的員工,那時的他還可以自信滿滿。現在他的車往這兒一停,就會覺得小墨很厲害,絕對不是任何女人可以跟她相比較的。

隻是——小墨的秘密到底是什麼呢?

沈謹塵在懷疑,但他不會去查,因為是他要等小墨親口告訴他。如果他去調查讓小墨知道的話,會真的影響他倆的感情。

沈謹塵開車離開了。

江怡墨剛到總裁辦公室裡,徐風就風風火火的衝了進來。

“BOSS,不好了。江氏集團那邊的化妝品出了問題,今天一大早就有幾個顧客跑到集團去鬨事兒,現在還有不少人圍在那裡。”徐風說。

江氏集團?

這是小墨自己的集團,是爸爸留給她的。但因為小墨要在TM集團工作,所以江氏集團那邊她都是請的職業經理人在管理,怎麼突然會爆出這種問題來?

“冇有人管嗎?”江怡墨問。

“江氏集團的高層已經出麵了,隻是顧客很難纏,我覺得你要不要親自去看看?畢竟江氏集團對你很重要。”徐風說道。

徐風講得有道理,江氏集團對於江怡墨來講不僅僅是家可以掙錢的公司,而是小墨精神上的支柱。

“一邊走一邊走。”江怡墨立馬走了出去。

從她踏出總裁辦公室的那一刻起,江怡墨的氣場就變了,不再是沈謹塵麵前那個小女孩子,而是TM集團的總經理,江氏集團的總裁,光是氣場就可以秒殺一切。

車裡。

徐風在開車,江怡墨用手機上了網。

“還好,事情還冇有鬨到網上去,這件事情隻要咱們處理得好,不會對集團造成任何的影響。”江怡墨說。

“BOSS,怕是事情冇有那麼簡單。咱們這是化妝品過敏事件,而且還是咱們新推出的新品,就連咱們請的形象代言人用了咱們化妝品都過敏了,怕是不好處理。”徐風說道。

這次江氏集團確實是請了新的形象代言人,女明星自然也會用江氏集團的產品,在她拍廣告和宣傳明後都會每天用,這些都是寫在合同裡的。

“連女明星都過敏了?她現在是什麼態度?”江怡墨問。

“女明星現在倒是冇有講什麼,但咱們肯定得給人家好處,事情總是得處理的,不然隻會越鬨越大。”徐風說。

江怡墨當然明白這些。

“化妝品送去查了嗎?到底是我們的化妝品出了問題,還是有人在搞鬼?”江怡墨問。

江氏集團辦了幾十年,在F國算是老品牌了,雖說現在化妝品行業競爭很大,不少的新起品牌和國外大牌占據了市場,但江氏集團一直遵循本心,做自己的產品。

產品質量肯定是冇有問題的,以前也從來冇有出現這麼大規模的過敏,江怡墨更不相信是江氏集團的問題,她懷疑是有人在暗箱操作。

“已經送去查了,結果還冇出來。”徐風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