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餵魚都是便宜他的,應該扔大西北去。

“BOSS,剛纔我們也冇辦法,沈先生的話不敢不聽,我們隻能......”

倆人咣噹一聲,直接跪下,磕頭,認錯的態度相當的好。好到把江怡墨都嚇了一跳,這倆人欠跪麼?動不動就給人下跪。

“你倆喜歡跪就跪著!”

江怡墨起身,直接往臥室外麵走,肚皮餓了,得去找些吃的。

隔壁是江雨菲和沈謹塵的房間,門冇有關。江怡墨經過時看了眼,咦,我滴個乖乖,他倆竟然在......

臥室裡!

江雨菲和沈謹塵抱在一起。

從江怡墨的方向看過去,她能看到沈謹塵寬闊的後背,江雨菲站在他麵前,雙手繞過他的腰,沈謹塵的整個身體把她全部擋住了,倆人的距離親近得讓人羨慕。

江怡墨心頭一酸,大步往樓下去,去冰箱裡偷了一堆吃的,一個人坐在後花院裡的樹下製造垃圾。

男人,果然冇一個好東西,都是些垃圾,廢品,混蛋。

江怡墨邊罵邊吃,邊吃邊罵。時不時的還得低頭看一眼自己的衣領,腦海裡老是出現沈謹塵,江怡墨冇辦法忘記。

於是,江怡墨就一邊吃一邊罵,反正怎麼痛快怎麼來,後花院被她造作得簡直不能看,垃圾扔了滿地,到處都是,靠在樹上的她好悠閒。

沈謹塵拿著藥,眉頭緊皺的看著她。

“背不疼了?”他說。

江怡墨傷的是背,剛纔處理過,但也不能這樣靠著。耳朵上的傷還冇有處理,沈謹塵擔心,就過來了。

看到她在吃東西,嘴巴裡還在嘀咕,看來冇啥事兒,這丫頭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估計不會再計較剛纔的事情,他鬆了口氣。

江怡墨見沈謹塵過來,直接轉過方向,背對他。

她不想跟人渣說話,浪費生命,浪費空氣。

額!!!

還在生氣?沈謹塵最不擅長哄女孩子開心,因為平時江雨菲也會發脾氣,但根本不用哄,過幾天她自己就好了,還屁顛屁顛的跑到沈謹塵麵前來,他習慣了對他聽話的女人,一但遇到不聽話的就冇辦法了。

沈謹塵繞過去,在江怡墨麵前蹲下,當她又準備轉開時,他用雙腿一卡,便把江怡墨固定住了,有些霸道不講理,但如果對江怡墨講理的話,她就不會乖乖聽話了。

“乾嘛?不去哄你老婆,跑我這兒來做什麼?”江怡墨低頭,繼續吃她的東西。

嘴巴裡的瓜子殼直接往沈謹塵臉上吐,反正她啥也不怕,最壞的結果就是離開沈家嘛,冇啥大不了的,她以後還有彆的辦法和孩子培養感情。

實在不行就直接用她的權利把沈氏集團搞垮,和孩子的感情以後慢慢培養。

沈謹塵冇說話,他打開手裡的碘伏,用棉簽沾了沾,落在江怡墨耳朵上,想幫她處理一下傷口。

耳朵上的傷不像是打的,應該是被人咬的,因為有一排牙齒印。

“乾嘛,用不著你在這裡虛情假意,我發現你們沈家的人都特彆的虛偽,你,你媽,張媽,江雨菲,冇一個不虛偽的。”江怡墨一把打開沈謹塵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