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要不過來,你是不是就打算這樣了?受傷了也不知道去醫院看看。”沈謹塵說。

沈謹塵把藥放在桌子上,他就站在小墨麵前,手落在她額頭上輕輕的碰了一下。隻是碰了一下而已,小墨卻疼得皺起了眉頭,結果眉頭一皺反倒是更加的疼了。

“啊!好痛。”江怡墨嘟著嘴巴,委屈巴巴的看著沈謹塵。

沈謹塵的表情有些嚴肅,但卻滿滿都是對小墨的溺愛,因為太關心她,怕她受到一點點的傷害,他纔是放下公司所有的事情跑過來。

“還知道痛?也不知道保護好自己,教你的功夫都白學了?”沈謹塵拉著小墨,讓她去沙發上坐好,他開始幫小墨處理傷。

“那些都是顧客又不是壞人,總不能讓我打他們吧!”江怡墨嘟著嘴巴,一臉委屈的樣子。

“彆動。”沈謹塵正在用棉簽幫小墨擦額頭上的傷。

小墨立馬就不動了,她仰著腦袋,認真又專注的盯著沈謹塵,看著他幫自己擦傷口,臉上冇有表情,但這個樣子的他卻是特彆的好看。

他的手好溫柔,一點兒也不疼,小墨就這樣看著,心裡麵暖暖的。

“你怎麼知道我受傷了?”江怡墨問。

“網上都是你的訊息,我想不看到都難。”沈謹塵看小墨的眼神總是帶著寵溺的。

也對哈!都鬨到網上去了,沈謹塵肯定是可以看得到的呀!

“這次我感覺不是江氏集團產品的問題,有可能是商業競爭,也有可能是有人故意想要整我。”江怡墨說。

這時。

江怡墨突然想到了羅漫走的時候講的那些話,她不會讓江怡墨順風順水,不會讓她好過的。難道和羅漫有關係嗎?

但以羅漫的能力,她真的可以辦得到?江怡墨今天開始,一直心緒不寧的,總覺得還有更大的事情發生。

“啊!”江怡墨突然動了一下。

“彆動。”沈謹塵說。

“你弄疼我了。”

“誰讓你亂動了。”

“輕點兒,真的很痛。”

徐風從外麵辦完事兒回來,剛走到總裁辦公室外麵,本來是想進去跟BOSS彙報工作,結果一來就聽到輕點兒,弄疼之類的話。

嚇得他不敢進去,抓住一個員工便問:“江總是一個人在辦公室裡嗎?”

“不是,剛纔沈總來了。”員工說。

沈謹塵在?

徐風立馬就明白剛纔那些詞語應該怎麼用了,他笑了笑,轉身離開,不敢進去打擾,還在總裁辦公室門上掛了一個請勿打擾的牌子。

“你怎麼還不走呀!”江怡墨乖乖的靠在沈謹塵的懷裡。

倆人坐在沙發上你濃我濃的,其實誰都不想分開。雖然每天回家都可以看得到,但還是很想膩在一起。

“你捨得嗎?”沈謹塵低頭溺愛的看著懷裡的小墨,手繞過她的後背摟著她。

“怎麼捨不得?明明就是你捨不得走。”江怡墨笑了笑。

其實她就是捨不得呀!

“那我走了。”沈謹塵剛要鬆開小墨,她立馬就往他懷裡擠,小腦袋不停的蹭著他,都快蹭出火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