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還有事兒,就不去了,嘿嘿。”徐風笑。

“既然知道自己有事兒,還不快滾?”江怡墨好凶,但她都是在跟徐風開玩笑,從來都不會當真的,知道徐風也不會當真。

江怡墨提著手包,拿著車鑰匙自己出了TM集團大廳。

“小墨?”

有人在叫她,江怡墨一扭頭就看到了張飛宇學長。這纔想起,張飛宇學長在TM集團上班也有一段時間了,隻是大家平時都太忙,又不是一個部門的,根本就遇不上。

“學長,好巧呀!”江怡墨笑了笑。

張飛宇此時正站在一輛卡車麵前,車上裝的都是水,全部都水桶裝好了,一眼看過去全部都是水。江怡墨這才知道,徐風那個二貨竟然把張飛宇這樣的高材生分到了後勤部去了。

竟然讓他乾這種事情,徐風這傢夥也真的是想死了。

“小墨,你這是要出去嗎?”張飛宇問。

張飛宇這段時間過得挺苦比的,他以為進了TM集團後就是前途一片光明,誰知道竟然是天天乾體力活,連那些剛畢業的實習生都比不上,太失敗了。

“對呀!江氏集團出了點事情,你也知道江氏集團是爸爸留給我的,我得去看看。”江怡墨笑了笑。

江怡墨是江氏集團總裁的事情,這不是什麼秘密,張飛宇自然也是知道的,隻是他不知道江怡墨還是TM集團裡的風雲人物。

“需要我幫忙嗎?這件事情現在鬨得很大,你一個人會不會很累呀!”張飛宇問。

張飛宇正在打江怡墨的主意。

他不想繼續在TM集團裡搬水,雖然這是大公司,冇有關係根本就進不來。但他要的並不是一個搬水的工作。

與其在這裡繼續消耗時間,還不如討好江怡墨,如果可以去江氏集團上班的話,以他和江怡墨的關係,肯定也會安排一個好的工作,怎麼都比在TM集團裡搬水強。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學長不是在忙嗎?咱們還是做好各自的事情吧!”江怡墨禮貌性的笑了笑,她拒絕了張飛宇。

因為江怡墨不是傻子,她看得出來張飛宇的動機。這些年小墨見過的人很多,不管是怎樣的人,隻要在她麵前講幾句話,動動嘴皮子,小墨都會看出端倪來。

“看來,小墨師妹還是冇有把我當成自己人。沒關係的,我一直記得上大學時你喜歡跟著我跑的樣子,還是那個時候好,無憂無慮的,現在大家立場不同嘛,可以理解。”張飛宇笑了笑,兩隻手無處安放。

他這樣一講,倒是顯得江怡墨無情了。

曾經的事情,小墨不想提前,因為她早就不是當年那個天真單純的小姑娘了。不過嘛,張飛宇想要表現,那就給他一個機會也無所謂。

小墨一個人去找女明星,萬一對方刁難,還可以讓張飛宇頂一頂。

“要是學長不忙的話,咱們就一起吧!”江怡墨說。

“不忙,不忙。”張飛宇立馬扔下手裡的活,坐上了江怡墨的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