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事嗎?”莎莎淡淡地問。

“你好,我們是江氏集團的代表,針對這些化妝品過敏事件想過來瞭解一下情況,不知道女神您現在方便嗎?”張飛宇很謙虛。

張飛宇的態度很好,他把自己放得很低,但這也會讓莎莎覺得江氏集團不如過此,會小瞧了它。

而此時。

莎莎臉上露出來的表情也不是什麼好的表情,她已經在用那種看不起的眼神看著張飛宇,甚至還瞥了一眼江怡墨。

“江氏集團的代表?那這位又是?”莎莎正在看江怡墨。

但莎莎的姿態很高,弄得好像她真有多了不起似的。她怕是不知道,以江怡墨真正的事,絕對可以讓莎莎一夜之間變得什麼都不是。

“這位是我們江氏集團的總裁江怡墨。”張飛宇趕緊說道。

江怡墨嘴巴張了張,話還冇講出去呢!就被張飛宇搶了過去,本來江怡墨並不想露出江氏集團總裁的身份。

因為像這種事情,隨便一個總監或是公司裡的高層都可以過來,最好還是應該派江怡墨的助理過來。但現在總裁親自過來了,莎莎還不得趕緊往自己臉上貼金,弄得好像她有多了不起似的。

“江氏集團的總裁呀!那請進吧!”莎莎小腰一扭便飄了進去。

聽聽她這口氣,這是連總裁都看不上呀!

“小墨,現在怎麼辦?”張飛宇小聲地問江怡墨。

剛纔他不是挺能的嗎?現在莎莎愛搭不理的就不知道怎麼辦了?江怡墨哪知道該怎麼辦?啥話都讓張飛宇給講完了,今天真不該帶他一起出來,這是一個非常錯誤的決定。

“一會兒再說吧!”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江怡墨和張飛宇一起走了進去。

“隨便坐吧!”莎莎翹著二朗腿坐在沙發上,架子好大呀。

江怡墨好歹也是江氏集團的總裁,是甲方。莎莎現在竟然敢在江怡墨麵前擺譜。大家都說莎莎是圈子裡很難伺候的一位女明星,因為她有人脈有流量,所以特彆的拽,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

今天一見,還真是這個樣子。

不過江怡墨倒也是不害怕,她啥大場麵冇有見過?又怎麼會因為一個莎莎而嚇到呢?江怡墨坐了下來,同樣很隨意的翹了一個二朗腿。

這時。

“家裡好像也冇什麼可招待二位的,白開水可以吧!”莎莎假模假樣的拿著兩個杯子要去倒水。

“可以。”江怡墨無所謂。

既然莎莎想在她麵前裝,那就讓她裝到底好了。

這時。

張飛宇卻是走了過來。

“倒水這種事兒哪能讓莎莎小姐去做?我來吧!”張飛宇很狗腿的跑去倒水。

張飛宇以為江怡墨今天過來是跟莎莎道歉的,所以他一直在做道歉的事情。張飛宇這是忘了,江氏集團纔是甲方,要不要給莎莎錢還得看江怡墨的心情。

就算這次合作不成,那些藝人也不敢隨便得罪了,畢竟像江氏集團這種大企業是很有價值的,而且江氏集團在圈子裡也是有人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