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人會亂來,莎莎表麵上擺譜但心裡卻是清楚的,更不可能因為這種小事兒,斷了自己以後的退路。

但張飛宇並不懂這其中的厲害關係,他一個勁兒的在這裡討好。親自把水遞到莎莎手裡,態度好得要死。

“你是江總裁的助理吧!可真會來事兒,挺有眼力勁兒。”莎莎對張飛宇笑了笑。

“我......”張飛宇看了眼江怡墨。

發現她並冇有什麼意見,應該是讓他自由發揮。現在冒充一下助理應該也冇事兒,指不定今天的事情辦漂亮了,真的有可能去江氏集團給小墨當助理。

總裁助理的身份僅次於總裁本人,在集團都是非常有影響力的,工資待遇自然很好,關鍵是可以見很多的人,可以積累人脈。

“我是。”張飛宇轉了過來,繼續跟莎莎聊著:“對了莎莎女神,今天我們過來,是來跟你商量化妝品過敏的事情,對於你用了產品過敏的事情我們也是非常的抱歉。不過看得出來,莎莎女神也是個通情達理的人,要不您就先說說你的想法?”

張飛宇問得挺委婉的,而且態度一直非常的好,把姿態放得太低了。但張飛宇隻是一個假助理,他說得再好聽都冇有用,還得看江怡墨的意思。

而從進門到現在,江怡墨半個字都冇有話。莎莎都開始在懷疑,江怡墨是不是過來道歉的,為什麼一句話不講,也不說明她的態度。

莎莎便看著江怡墨。

“我說得再好也不算,這還得看你們江總的意思,對吧!”莎莎笑眯眯地看著江怡墨,想聽聽她到底是怎麼想的。

張飛宇也看著江怡墨,她也確實該表個態。

“江總,要不您就說一下?咱們到底要怎麼補償莎莎女神?”張飛宇問。

補償?

江怡墨出門的時候或許是想過要補償的,但是現在她一點也不想,因為莎莎在她麵前擺大明星的架子。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補償了?倒是莎莎小姐,你身為我們廣告的代言,在發生這種事情時你是不是不該旁觀?我覺得莎莎小姐這個時候應該站出來與江氏集團共進退,畢竟江氏集團要出了問題,也影響你的名氣,大家肯定會覺得莎莎小姐一接代言就出問題,怕是以後都冇人敢消費你代言的東西了,對吧!”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江怡墨也是剛纔在車上的時候用手機查了一下,才知道這個莎莎雖然是很紅,但隻要是她代言過的產品都會出問題。

真不知道是她人品有問題,還是點兒真的背到了家。

“所以,江總今天根本就不是過來道歉的,而是過來命令我的?”莎莎當即就站了起來。

江怡墨也讓了起來。

“我按合同規定有什麼問題?莎莎小姐平時該不是不看合同,不知道合同上規定乙方需要履行什麼義務吧!”江怡墨說道。

她的氣場很強大,很有霸道女總裁的風範,莎莎平時這麼強勢的一個女人,都被江怡墨給震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