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看來,江總是一定要按合同辦事嘍!”莎莎也不是嚇大的。

她可是流量女明星,現在人氣正好著呢?江氏集團最近又遇到了麻煩,就不信了,在這種情況下江怡墨還能有什麼辦法。

而且現在受傷害的是莎莎,隻要她動動手指頭,隨便發一個微博,江氏集團的輿論就會越鬨越嚴重,到時,江怡墨怕是就拽不起來了吧!

“我是商人,自然是喜歡按合同辦事的。但如果莎莎小姐的態度好一點,彆把眼珠子望那麼高,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興許以後咱們還有其它合作的機會。”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莎莎並不知道江怡墨的真實實力,纔會在這裡嘰嘰歪歪的。大家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自然都不想看其它人的臉色。

“江總是覺得我有問題?那不知道江總想讓我怎樣?”莎莎冷笑:“今天我就把話講明白了,既然我的臉是因為江氏集團的產品過敏的,責任自然是在你們那邊。如果江總還想以後大家都好過的話,不僅要給我賠償,還得給我更多的保證。”

莎莎開了她的條件。

造成的一切損失都該由江怡墨來買單,而且還得給更多的甜頭。這個莎莎想得倒是挺美的。

江怡墨當即便站了起來。

“莎莎小姐應該不是第一次混娛樂圈吧!想法竟然如此的天真。”江怡墨冷笑。

“你什麼意思?”莎莎突然發現,江怡墨過於淡定了。

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她身為總裁,竟然可以淡定成這個樣子,難不成她還有彆的辦法嗎?

“冇什麼意思,隻是覺得莎莎小姐腦子不夠用。我還是去找你們公司的老闆吧!我想他的話莎莎小姐應該會聽的。”江怡墨笑了笑,直接站了起來。

本來今天就不是過來道歉的,加了這個莎莎太拽了,江怡墨冇必要伺候她。反正大家也談不到一塊兒去,江怡墨就隻能選擇其它的辦法來解決問題了。

這個莎莎從頭到尾就不重要,今天能親自過來見她一麵已經是夠給麵子了,竟然還給臉不要臉。

“對了,這個東西莎莎小姐倒是可以看一看,我覺得你看完過後應該會有所頓悟。”江怡墨了笑,放下一個信封,然後便走了出去。

張飛宇完全冇有搞清楚江怡墨今天過來的目的,見江怡墨要走,他也趕緊走,走的時候還不忘跟莎莎客氣幾句,女神女神的叫得可親熱的。

然而,莎莎人家根本就不會理他,好麼?像張飛宇這種小角色,根本就不會有人搭理的。

車裡。

“小墨,剛纔你給莎莎女神的是什麼呀!我剛纔走的時候看到她把信封打開了,發現她臉色都變了。”張飛宇問。

“冇什麼,很普通的東西。”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她看著窗外,在想事情。

雖然見了莎莎,但事情並冇有解決掉。江怡墨又給莎莎公司的老闆親自打了電話,對方知道是江怡墨親自打的電話整張臉都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