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以為BOSS不會理他,更不會回答,結果江怡墨回了。

“我覺得你這樣安排冇問題。”江怡墨說:“再說,這些都是你工作範圍內的事情,你說了算,我為什麼還要發表意見?你當我很閒?”

額!!

徐風聽得有些暈,所以,BOSS現在真的不想給張飛宇開後門了?怕是張飛宇做了什麼讓BOSS不舒服的事情吧!

下午!

江怡墨從TM集團走出去後,便看到了沈謹塵的車停在門口,非常的高調,誰讓他總是開豪車?而且人長得又高又帥的。

每天都把自己打扮得好精緻,就連頭上的頭髮每一根都待在它們該在的地方,真的是一根都冇有亂呀!

沈謹塵單手插兜,另一隻手捧著玫瑰花,特彆隨意的靠在車窗上,光是這些小動作就足夠讓人愛了。

江怡墨站在門口,看著這樣的沈謹塵,臉上也露出了好甜的微笑。以前覺得沈謹塵老是找各種理由過來堵她會很煩,但是小墨現在覺得很開心。

每天都有人等的感覺真的好好,希望沈謹塵這輩子都會等著她。

“江總,沈總又來接你了,你們好幸福喲!”

“是呀江總,你和沈總什麼時候結婚呀!到時候記得發喜糖喲!”

“這輩子要能吃上江總和沈總的喜糖,感覺咱們都跟彆人不一樣,以後走路都得挺頭挺胸的,可是吃過江總和沈總喜糖的人,大家說對不對呀!”

“對呀,對呀!”

江怡墨被幾個八卦又愛開玩笑的女員工圍住了,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問江怡墨要喜糖。她現在隻有狗糧冇有喜糖。

此時。

沈謹塵捧著花一步步的走了過來,就站在小墨麵前,溺愛的看著她,眼神裡全部都是對小墨的愛,眼睛裡隻有小墨的影子,其它人根本就進不去。

“那你們得問沈總什麼時候發喜糖了。”江怡墨望著沈謹塵。

小墨不想自己回答這些無聊的問題,所以就讓大家問沈謹塵。

“沈總,什麼時候吃你和江總的喜糖呀!”

還真的有人敢問,江怡墨以為沈謹塵平日裡的樣子就足夠嚇人了,大家肯定不敢跟他說話纔是。

江怡墨和大家都看著沈謹塵,看看他會怎麼講。

“很快。”沈謹塵隻有兩個字。

可他說話的時候卻是盯著小墨的,眼神裡真是藏不住的歡喜呀!太甜蜜了這倆人。

大家都受不了了,先走掉了。

“怎麼又買花?”江怡墨看著沈謹塵,兩隻小手手拉著他的衣角晃來晃去的,像個小女生一樣在撒嬌。

這樣的小墨太可愛了,讓人想要去抱抱她。

“喜歡嗎?”沈謹塵問。

他不太懂浪漫,但現在也是有未婚妻的人了,怎麼都得學著改變自己,不然小墨以後對他冇新鮮感了怎麼弄?

“嗯。”江怡墨點頭,接過沈謹塵手裡的花,倆人手拉手往車的方向走。

“額頭還疼嗎?”沈謹塵問。

“不疼了。”江怡墨搖頭。

“下次注意了,不許再讓自己受傷。”

“這種事情我哪控製得了?我又不是萬能的。”江怡墨嘟嘴巴的樣子太可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