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氏集團的事情解決掉了嗎?”

“快了。”江怡墨點頭。

“應該要賠些錢吧!有需要記得給我表現的機會。”沈謹塵說。

“不用,我可以解決掉,嘻嘻。”

小墨從來不需要彆人幫忙,而且她知道沈謹塵最近有大項目要開,他現在正是需要錢的時候。

次日清晨!

江怡墨來TM集團上班。

剛走到門口就看到有人在往大廳裡搬東西,好多好多,一箱又一箱的,這得多少個箱子?這裡麵都裝的什麼呀!

“這是什麼?”江怡墨停了下來。

“這是沈總送過來的喜糖,整個TM集團的人,每個人都有。江總,冇想到你真的要跟沈總結婚了呀,恭喜恭喜喲!”

喜糖?

江怡墨突然反應了過來,昨天下班的時候確實有女員工在問江怡墨要喜糖,剛好沈謹塵也在。冇想到他連女員工開玩笑這種事情都會放在心上,竟然買了這麼多的糖。

全部都是好糖,光是這些糖就得花不少的錢,真是有錢冇地方花了,這麼高調。

江怡墨一邊走一邊給沈謹塵打電話。

“糖到了嗎?”沈謹塵先開了口,他也在往總裁辦公室裡麵走,臉上的笑真是藏都藏不住。

平時從來不會在公司裡笑的沈謹塵,大家以為他臉上隻會有一個表情,冇想到笑起來這麼好看,大家都快被他的笑給迷死了。

“剛到。”江怡墨翻了一個白眼:“其實你不用買的呀,公司裡的女員工都八卦,大家隻是在開玩笑。”

沈謹塵這麼光明正大的發喜糖,弄得所有人都知道他倆要結婚了,但問題是他倆連婚期都冇有定下來哇!

“沒關係,反正沈氏集團的每個員工我也發了。”沈謹塵說。

額!!!

他好不厚道。

“難道不該讓我發?你這麼弄,我發什麼?”江怡墨無語,她以後都冇臉去沈氏集團了。

“我以你的名義發的。”沈謹塵又補了一句。

“你......你厲害。”江怡墨服了。

“江總,檢驗結果出來了。”徐風跑了過來。

江怡墨接過檢驗結果單看了一眼,把她嚇了一跳。

“咱們的產品真的有問題?”江怡墨很是吃驚。

江氏集團賣化妝品賣了幾十年,這真的是第一次出現這種問題。

“是呀,而且還是最低級的問題。我已經把咱們倉庫剩下的化妝品每一個批次都抽去做化驗了。但是現在結果顯示咱們的化妝品真有問題怎麼辦?這樣的結果還要公佈出來嗎?”徐風很擔心。

廢話。

這怎麼公佈?自己說自己家生產的東西有問題,這麼有說服力的事兒誰去乾?江氏集團還不得完蛋呀!

“這樣,招回市麵上所有的化妝品,然後向廣大人民群眾道歉。那些用過化妝品過敏的人好好安慰,多給些錢。已經買了咱們化妝品的顧客隻要是想退貨的都可以退,我們全部以兩倍的價收回來。”江怡墨說道。

“江總,這樣的話,江氏集團會損失很大一筆錢,怕是經過這件事情後,江氏集團的招牌會受到影響,這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呀!”徐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