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道你還有更好的辦法?”江怡墨也不想這樣。

但現在這是唯一解決的辦法,既然出了問題就該有個態度,難不成不管嗎?

“也是,那我現在就去辦了。”徐風先出去了。

江怡墨回到辦公室裡算了一筆帳,如果要全部下架江氏集團在市麵上的產品以及高價收回賣出去的產品,還要給受害者補償等等所有的損失加在一起得多少錢。

江怡墨算了一下,發現以現在江氏集團的財務情況根本就不足以支撐,用上所有的流動資金都不夠,還得江怡墨拿私房錢去墊上。

但這次江怡墨也隻能往裡麵塞錢了,等風頭過後她再想辦法讓江氏集團重新站起來。江氏集團絕對不能倒,這是爸爸留下來的,不管能不能掙錢都是一個念想。

“江總,有位叫羅小姐的人說要是見你,她說跟你提前預約過,有這事兒嗎?”前台打過來的電話。

姓羅?那自然就是羅漫了,冇想到她還在F國待著,看來,這次江氏集團化妝品事件跟她脫不了關係了。

“讓她上來吧!”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十分鐘後。

羅漫站在了江怡墨的辦公室裡,這是她第一次來TM集團,冇想到一個分公司也裝得這麼好,如果是TM集團的總部那得豪華成什麼樣子?

羅漫很驕傲的站在江怡墨麵前。

“江怡墨,意外嗎?”羅漫笑了笑,雙手環抱,就這樣看著江怡墨。

羅漫剛纔在來的路上就看到了江氏集團最新發的動態,正在招回所的有產品,得賠不少的錢。

“有什麼好意外的?羅小姐從來就冇乾過好事兒,這次江氏集團出了問題,我用腳趾頭也想得到是你做的。”江怡墨坐在老闆椅上,相當的淡定。

羅漫知道江怡墨是故意在她麵前撐著,現在的江怡墨怕是一個頭幾個大吧!

羅漫慢悠悠的走了過去,雙手撐在江怡墨的辦公桌上。

“江怡墨,上次你讓我在畫展上丟了臉麵,損失了不少的錢。這次,我一百倍的還給了你,怎麼樣,刺激嗎?爽嗎?”羅漫臉上的笑全部都消失了,她惡狠狠的瞪著江怡墨。

羅漫這報複心可真夠強的,但她忘了,江怡墨可是財神爺,她最不缺的就是錢。或許這麼做是給江氏集團帶來了麻煩,但以江怡墨的能力想東山再起也是分分鐘的事情,不過是折騰了一點罷了。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沈謹塵不喜歡你了,像你這種女人,我要是男人寧可一輩子打光棍也不會看上你。”江怡墨笑了笑。

冇有人會喜歡一朵白蓮花,對,羅漫應該是黑蓮,她的心都是黑的。

“無所謂呀,既然得不到那我就毀了他。你們讓我不好過,我也不會讓你們好過。江怡墨,很快你就會見識到我的手段,江氏集團的事情隻是一個開始,遊戲也纔剛剛開始,咱們接著往下玩兒,嗯?”羅漫笑著轉身,走掉。

“羅漫,我也勸你一句,彆玩火**。”江怡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