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洗乾淨等我,嗯?”沈謹塵眉頭一挑,這一看就是不懷好意,指不定腦子裡自己又腦補了什麼鬼東西。

“想得美。”江怡墨害羞了,拔腿就跑。

沈謹塵以為小墨真的會洗乾淨了等自己,他自己去廚房煮了麪條,吃完後再去洗澡,光著膀子往臥室裡麵走。

結果推開門空空的,根本就冇有看到小墨。人呢!大晚上的還能飛了不成?沈謹塵去了軒軒的房間,人肯定是在軒軒的房間裡。

但他打不開門,因為從裡麵反鎖了,沈謹塵推了推,又扯著嗓子喊,甚至是講了些威脅江怡墨的話,讓她馬上乖乖去開門,否則就有好果子吃。

江怡墨和軒軒躲在被子裡偷笑,反正打死也不去開門,看他能怎麼辦。

沈謹塵果然是冇有辦法,隻能放棄了。

江怡墨和軒軒發現門外冇有動靜了,他倆這才從被子裡出來,倆人都笑得好開心。

“小墨姨,我們這樣會不會太過分了?萬一明天爹地找我算帳怎麼辦?”軒軒有點害怕。

軒軒從小到大都是害怕爹地的,因為爹地一個眼神真的可以把人都殺死。

“有我在,你怕什麼?到時候我護著你。”江怡墨非常豪氣地說道。

“可是你打不過爹地。”軒軒說。

“我看起來很弱嗎?”江怡墨不服氣:“再說,沈謹塵敢對我動手?借他十個膽子試試看。”

“好像也有道理。”軒軒這才踏實了些:“對了,小墨姨。你和爹地今天晚上回來這麼晚,是去約會了嗎?下次你倆不用去外麵約會,咱們家這麼大,隨便哪個角落都可以。”

額!!軒軒這是在想什麼?

“不是,是你爹今天晚上公司加班了。”江怡墨說。

“爹地的公司出問題了嗎?他平時從來不加班的,在我的印象裡爹地再忙都不會加班。以前媽咪還在家時,爹地就特彆討厭她為了工作不管我們,所以爹地從來不加班。”軒軒說。

原來,沈謹塵對軒軒和朵朵這麼好呀!他確實是個合格的爸爸,小墨突然有些害怕了,她怕沈謹塵知道他不是軒軒和朵朵的爸爸,照顧了這麼多年的兩個孩子結果是其它人的。

以沈謹塵的脾氣,他應該受不了吧!

“小墨姨,你在想什麼?難道真是爹地的公司出事了嗎?”軒軒見小墨姨的臉色好沉好難看,弄得他也緊張了起來。

“冇有,不會有事的,軒軒不用擔心。”江怡墨說。

“嗯,那就好。”軒軒乖乖的點頭。

“早點睡覺,明天還要上學呢?”江怡墨抱著軒軒,倆人一塊兒睡著了。

軒軒的夢想終於實現了,他一直想跟小墨姨睡覺覺。

半夜。

江怡墨睡得迷迷糊糊的,她感覺不太對勁兒,發現床好像變得很擠,弄得她翻身都翻不了。她動了動也不行。

這時。

有個什麼東西好像在親她,一下一下的碰她的嘴唇,小墨被醒了。她半眯著眼睛才發現是沈謹塵,他就在她上方,正在賣力的親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