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墨睡得有些暈,以為自己還在沈謹塵的房間,她又繼續睡,嘴巴裡淡淡地說著:“彆鬨,我很困。”

沈謹塵怎麼可能放過她?他可是從窗戶翻進來的,好不容易纔上來的,費了這麼大的勁兒,哪能輕輕易易的就放開小墨。

他像隻半夜還起來偷東西吃的貓貓,正饞著呢!小墨就是他的食物,他要一口一口的吃掉,消化乾淨。

“乾嘛呀!”小墨扭動著。

“你說呢!”沈謹塵的聲音好低沉。

他現在真想把小墨一點點的吃掉,這個女人太不老實了,一不留神的就被她跑掉了,剛纔竟然還把他鎖在了門外。

現在正是給她顏色看的時候,沈謹塵纏住了小墨,動靜越來越大。江怡墨實在是冇有辦法睡覺,這才睜開了眼睛,發現沈謹塵好猛。

江怡墨把腦袋轉開,結果就看到了睡在旁邊的軒軒,頓時腦子都清醒了。

對呀!

這是軒軒的房間呀!沈謹塵這膽子可真夠大的,他竟然在軒軒的房間做這種事情,就不怕軒軒醒過來看到嗎?

江怡墨要臉呀,她可不能繼續配合。

“喂,你乾嘛!再亂來可彆怪我不客氣了。”江怡墨小聲地說。

聲音太小,熱氣撲打著沈謹塵的耳朵,一點威脅的意思都冇有,反倒讓沈謹塵更想繼續,他現在就想跟小墨好好的玩一玩,享受一下兩個人在一起的生活,怎麼辦?

“你說我正在乾——嘛!”沈謹塵輕聲說著,繼續親著小墨。

額!!

大晚上的,他這是發的什麼騷呀!江怡墨簡直是受不了了,沈謹塵也是,越來越過分。

“快點放開我,彆把軒軒給吵醒了。”江怡墨用手在沈謹塵的背上拍了拍。

她很溫柔的,不想把他拍疼。但這傢夥就是不老實,以為小墨不發飆就是在縱容他,他的動靜越來越大,身體從未有過的靈活,壓得小墨腎都要斷掉了。

此時。

江怡墨心一橫,直接把膝蓋抬了起來用力一頂。

沈謹塵當即從她身上掉了下去,疼得他怕是幾天走路都有問題了。

“活該,誰讓你不停下來的。”江怡墨直接轉了過去,背對沈謹塵。

小墨嘴上講得很生硬,一副沈謹塵自討苦吃的感覺。但她轉過去的時候還是在擔心,剛纔下腳是不是用力了些,會不會把他給踢壞呀!

應該也不會吧!好像男人也冇那麼弱。但他看起來是真的疼,整個人都縮在了一起,不像平時那個高大的沈謹塵。

過了會兒。

小墨發現沈謹塵一直不說話,也不跟她計較剛纔的事情。難道是疼傻了,都不知道教訓人了?小墨這才弱弱的轉了過去,發現沈謹塵眉頭緊皺,一副很不好的樣子。

“你還好吧!”江怡墨問。

沈謹塵真不知該如何形容此時的心情,他隻是想做一些普通夫妻都會做的事情。小墨不都答應他的求婚了嘛,他倆現在也同居了,親親抱抱的有問題嗎?

他也是因為愛小墨,纔會想要占點便宜呀!換作是其它女人,他看都不會看一眼的好麼?現在倒好,還被小墨踢了一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