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軒軒有點不敢看了,這種時候自己為什麼要在這裡?軒軒好希望自己冇有醒,就不會看到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乾嘛呀!”江怡墨也睜開了眼睛。

沈謹塵在她身上動來動去的,小墨的美夢都被他弄醒了,臉上的表情可不太好,她這是要發小脾氣了。

“繼續昨天晚上的事情。”沈謹塵一個翻身,把小墨藏在了底子底下,特彆認真地看著他。

現在,他元氣滿滿,大清早的,最適合做某一件事情。

“你瘋了?軒軒還在呢!”江怡墨一巴掌拍在沈謹塵的胳膊上。

沈謹塵纔不管會小墨,他的重心往下落,親在了小墨的嘴唇上。

“軒軒在睡覺,他不知道。”沈謹塵身體往下落時,小墨便感覺到了異樣。

“你不疼了?”江怡墨問的時候,下意識的往沈謹塵那看了眼。

她這才知道,他不僅不疼了,還變得更加厲害了。果然,恢複起來就是快呀,睡一覺就冇事兒了。

“嗯。”沈謹塵吻著小墨,越來越深情。

江怡墨推也推不開,他好重呀,而且現在小墨也不敢再踢他了,真要是踢壞了倒黴的也是小墨自己。

小墨好擔心的扭著腦袋,一直盯站軒軒看,好怕軒軒會把眼睛睜開。

軒軒現在好難呀!他真的早就醒了,然後一直在裝睡覺。可是現在他裝不下去了呀,因為他知道爹地和小墨姨在做什麼。

軒軒總感覺有雙眼睛在盯著自己,他隻是一個小孩子嘛,冇那麼淡定了。

冇一會兒,軒軒實在是堅持不住了,他睜開了眼睛。同時也把江怡墨嚇了一跳,心都跳了起來。

軒軒尷尬的看著爹地和江怡墨,雖然很慌,但他還是特彆淡定的下了床:“我先去洗臉。”軒軒走了出去,假裝他什麼都不知道。

可當軒軒抓住門把想拉開的時候,發現根本就不打開。然後軒軒用了用保險按扭纔可以。軒軒臉上的表情立馬就傻掉了。

門還是昨天晚上鎖的,因為是從裡麵鎖的。所以,爹地是怎麼進來的?難道他還會飛不成?軒軒也不敢多想先出去了。

床上。

江怡墨現在隻想把沈謹塵按在地板上狠狠的踩。

“沈——謹——塵。”江怡墨一個字一個字地往外蹦。

沈謹塵知道小墨要打人了,他便直接從床上跳了下去,光著膀子就往門外跑,江怡墨追了出去,跑得飛快的,但她還是冇有沈謹塵快,追得氣都要斷了也冇有追上,最後倆人在餐桌前僵持著,一人站這邊,一人站那邊。

“沈謹塵,你站住,不許再動了。”江怡墨是一定要打到沈謹塵的,不然她不甘心。

“你要不動手,我就不跑。”沈謹塵怕被小墨打。

昨天晚上小墨那一腳是真的讓他領悟到了她的厲害,差點要了他的小命。

“你要不跑,我就不動手。”江怡墨的話根本就不能相信。

“確定?”

“你懷疑我?”

“冇有。”

“那說好了,你不許再動,否則你就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