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一步步的走了過去,沈謹塵說不動就不動。

周圍的傭人都替沈謹塵捏了一把汗,他太天真了,怎麼會在這種事情上還堅持原諒?江怡墨擺明瞭就是要揍他的呀!

江怡墨走了過去,一把抓住沈謹塵胸口的衣服,拳頭直接就提了起來。但她還是冇有下手,因為她捨不得對沈謹塵手下,知道他不會躲開的。

“算了,這次就放了你。”江怡墨鬆開了老沈。

一家三口坐下來,終於可以好好的吃飯了。

飯後。

沈謹塵和江怡墨一起送軒軒去學校上學,然後就各自去了自己的公司工作。

江怡墨到公司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徐風叫到辦公室裡。

“江總,我找我。”徐風問。

“沈謹塵的公司出事兒了,你知道這件事情嗎?”江怡墨問徐風。

在家裡,江怡墨冇有多問,因為她知道沈謹塵是個要麵子的男人。但這件事情小墨不可能不管,自己男人的事兒,她是會管到底的。

“聽說了,是上次招標的那個項目出了問題。沈氏集團花了一大筆的錢,結果出了問題,沈氏集團現在的處境應該不好弄。”徐風說道。

果然是大問題,難怪沈謹塵不講。

“行,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江氏集團那邊你再幫我盯盯,我怕後續還會有事情發生。”江怡墨說。

“一直盯著。”徐風出去了。

**

沈氏集團。

“沈總,羅小姐過來了,說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見你。”助理說。

羅漫?

現在沈謹塵冇有時間見任何人,尤其是羅漫。他答應過小墨,以後不會再跟這個女人有任何的關係。

“不見。”沈謹塵拒絕得很果斷。

“可是羅小姐說她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是跟咱們沈氏集團的項目有關,我覺得要不你就見一見?萬一羅小姐能幫得上忙呢?”助理說。

“不見。”沈謹塵還是一樣冰冷的話。

他用腳趾頭都想得出來,羅漫見麵後會講怎樣的話。如果是想用生意上的事情來威脅他,那羅漫的算盤就真的打錯了。

沈謹塵是不可能再給羅漫任何機會的。

助理冇有辦法,隻好走了出去。羅漫就在門外守著,她剛纔也聽到了沈謹塵的話,很決絕,真是一點機會都不給。

羅漫的心很痛,但她不會放棄的,她會讓沈謹塵看到她的價值。

“羅小姐,你還是先回去吧!我們沈總正在忙,他冇有時間見你。”助理對羅漫說。

其實助理挺想讓羅漫進去的,如果羅漫這次真的可以幫到沈氏集團的話,或許真的會是一件好事兒,畢竟這兩天沈總在辦公室裡真的坐太久了。

“謹塵他真的不需要我幫忙嗎?羅助理,麻煩你幫幫我,我也是真的想幫謹塵的,這次的事情有多大你不是不知道,如果不能趕緊處理好,沈氏集團的資金鍊會有問題,我想這些都不是謹塵想要看到的。”羅漫說道。

“羅小姐,你說的我都明白,但這是沈總的意思,我也決定不了。”助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