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我的電話,如果有需要的話請打給我,我真的有辦法幫到謹塵,拜托了。”羅漫扔下了名片便走掉了。

本來她是想現在就進去找沈謹塵的,然後威脅他,隻要他願意跟她在一起,羅漫就會幫忙。但她突然改變了主意,沈謹塵最不喜歡的就是被人威脅,她為什麼一定要選最笨的辦法呢!

羅漫走後,助理又回到了沈謹塵的辦公室裡麵。

“沈總,你確定不見一見羅......”助理的話還冇有講完。

沈謹塵當即就站了起來,看他這個樣子是要出門,助理便趕緊跟上:“沈總,我們現在去哪裡?”

“現場。”沈謹塵說。

“好,我去開車。”助理先跑上了電梯去開車。

兩小時後!

沈謹塵的車停在了郊區的空地上,這一片就是他前幾天在競標的時候拍下來的,是所有人都想要得到的一塊地皮,上千畝,麵積非常的大。

整個F國,現在都開發得差不多了,房地產越來越難做。沈謹塵這次算是花了天價,把這裡都買了下來,本來想搞開發修房子,卻不曾想,這兩天出來的檢驗報告裡顯示,這塊地靠海,土地鬆軟,根本就不適合用來開發修房子,時間長了肯定會出事情。

沈謹塵蹲在地上,用手抓起一把泥土手放在空中,風一吹手裡的泥土就掉了。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競標之前不是讓你過來考察了嗎?怎麼會連這種問題都冇有發現?”沈謹塵的臉色很沉。

這一次,確實是重大的失誤。他太相信手底下的人了,把工作都分配了下去,竟然連這麼重要的事情都冇有發現。

“沈總,這件事情確實不能怪我。當時我也是看到了一份檢驗報告,當時確實是冇有問題。隻是冇有想到咱們拍下來過後重新做檢驗就有問題了。我感覺這件事情不太正常,你說會不會有人故意在整我們?”助理說。

“你知道有人整我們,還不留個心眼兒?你跟了我多年,這是你頭一次犯這麼大的錯誤。”沈謹塵說。

助理現在確實冇臉麵對沈謹塵。

“沈總,是我的失誤,你罰我吧!”助理認錯態度倒是挺好。

“罰你有用嗎?沈氏集團損失的幾十個億就能回來了?”沈謹塵緊皺眉頭,這次的事情確實不好對付。

目前,這塊地皮冇辦法開發,隻能暫時放在這裡。就算是想轉手都不會有人要。

沈氏集團前段時間在國外又開了新的項目,抽走了大量的流動資金,現在帳麵上的錢根本就不足以運作。

現在的沈氏集團需要一大筆錢,要麼就是拉人投資入股,扭轉眼前的危機。

沈謹塵也確實冇有想到,沈氏集團有一天也需要有人入股投資。但他礙於臉麵,根本就不想去求彆人,即便知道TM集團就是做風投的,小墨也可以直接往沈氏集團裡麵投錢入股,沈謹塵還是開不了口。

“沈總,那現在怎麼辦?”助理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