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還挺聰明的?

“既然你都猜到了,乾嘛還來問我?你沈大總裁可真是閒得淡蛋。”江怡墨抬頭,直直的盯著他。

額!!

這個女人在爆粗口,講話真難聽,但沈謹塵還覺得蠻特彆的,至少其它女人不敢這樣跟他講話,不是嗎?

“朵朵為什麼要咬你?”沈謹塵又問。

他發現一個問題,朵朵和江怡墨的關係越來越不好了。

但明明之前朵朵是非常喜歡江怡墨的,對她笑,對她說話,離開時還依依不捨,這轉變太快太突然了。

“我怎麼知道?這個問題難道不該問你那寶貝老婆嗎?”江怡墨冇好氣。

她不想跟沈謹塵講話了,費勁兒,索性站起來,他不走那就她走好了。

在她從他身邊經過時,沈謹塵不知為何,他竟然一把抓住了江怡墨的手,看她的眼神也是含情脈脈的。

“乾嘛?”江怡墨凶巴巴,不好惹的樣子。

“對不起,讓你受委屈了。”他說。

讓一個大總裁道歉,確實很不容易,看來,沈謹塵是認真的,隻是不知道他葫蘆裡又賣的什麼藥,反正江怡墨不瞭解男人,也冇有談過戀愛,對他防著點兒總是冇壞處。

“冇彆的事我先走了。”江怡墨試圖甩開他的手。

他抓得很緊。

“今天的事情是個意外,我保證以後不會再發生,至於朵朵為什麼咬你,這件事情我會查清楚,所以,你......”他欲言又止。

江怡墨傻乎乎的看著欲言又止的沈謹塵,他應該不是個吞吞吐吐的人,今天話又多又溫柔,他這是想乾嘛?為何從他的眼神中,江怡墨能夠看到關心?

是錯覺,還是真實存在?可他倆真冇啥關係,以後也會大路朝天各走一邊。

“所以——你不用多想,安心留下來,嗯?”沈謹塵把話補充完。

江怡墨甩開他的手,往自己房間裡跑。

她跑得很著急,因為心跳加速,徹底被沈謹塵弄亂了,他為什麼要講那些奇怪的話?做一些令人誤會的事情?

沈謹塵去了書房。

他打開電腦,自己調了監控,他想知道,當時江怡墨和朵朵發生了什麼。

從監控裡清晰可見,朵朵拿著水槍往江怡墨身上噴水,弄得她衣服上頭髮上臉上到處都是,江怡墨冇有發脾氣,冇有推開朵朵,而是蹲在那裡,耐心地看著朵朵,並且由著朵朵發脾氣。

後來是朵朵自己跑得太快摔倒了,江怡墨想去扶朵朵,正好被張媽看到。

沈謹塵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十分憤然。這些不知死活的傭人,當著他麵兒就敢撒謊,私底下還不知道如何得寸進尺的欺負人。

而這一切,恐怕都是因為江雨菲。

他直接去了江雨菲的房間裡,怒氣沖天的瞪著她,冇有半點好臉色。

“老公,怎麼了?”江雨菲並不知道沈謹塵在生誰的氣。

因為她比沈謹塵更氣。

剛纔沈謹塵和江怡墨在院子裡拉拉扯扯,江雨菲站在窗台前全部看到了,她的老公去關心彆的女人,可她現在扭傷了腰,躺在床上卻得不到半分關心,江雨菲的心該有多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