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說過,不需要。”沈謹塵把頭轉過來看著羅漫,語氣加得很重。

他非常明確的告訴羅漫,自己根本就不需要她的幫助,不管羅漫是出於好心還是什麼,都不需要。

“好吧!不過我還是想幫你,等你什麼時候需要了,隨時都可以找我。謹塵,我永遠都在,隻要你回頭看一眼,我永遠都在的。”羅漫含情默默的看著沈謹塵。

沈謹塵卻是連看都不看她一眼,真的冇有什麼可看的。

兩小時後。

車開回了市區,先到了沈氏集團,等沈謹塵下車後助理再開車送羅漫回去。羅漫今天的計劃隻成功了一半。

回到家裡。

她收到了那些拍下來的照片,黑色麪包車上的人也是羅漫安排的,她刻意讓人拍了這些照片。現在照片全部都在羅漫的手裡。

她把照片發到了網上,再把這些洗好的照片快遞到了TM集團,等江怡墨看到這些照片的時候,她臉上會是怎樣的表情呢!

啊哈哈哈!羅漫光是坐在這裡想想就覺得好激動,江怡墨肯定得被氣死吧!真是活該,氣死得了。

TM集團。

徐風走進了江怡墨的辦公室裡。

“江總,已經查清楚了。沈氏集團確實是出了問題,上次他們拍下來的那塊地皮是有問題的,三五年內暫時開發不了,沈氏集團投進去幾十個億血本無歸。”徐風說道。

原來是這樣。

江怡墨突然在想一個問題,之前是師傅插手了這件事情,如果不是沈謹塵插了一腳,地皮就該是TM集團的。

還是說,這本就是師傅的計劃?如果真是師傅的主意,那他就太聰明瞭,竟然可以猜到小墨會把競標讓給沈謹塵。江怡墨這一讓,倒是讓沈氏集團虧損得厲害呀!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對了,江總,這是你的快遞,剛剛送到前台的。”徐風把快遞放在江怡墨麵前後便出去了。

江怡墨並冇有拆開快遞,而是她現在心裡有一個疑問,如果不問清楚的話,她肯定會不舒服。江怡墨當即便給師傅打了電話。

“小墨。”師傅的聲音很溫柔,他還是原來那個樣子。

隻是小墨現在有正事要講,她也開心不起來,更冇辦法像平時那樣嘻嘻哈哈的跟師傅聊天,江怡墨現在嚴重懷疑是師傅套路了沈謹塵,害得沈氏集團損失幾十個億。

“師傅,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江怡墨直接問。

景沐辰是何等聰明的人,他自然知道小墨指的是沈氏集團的事情。這件事情很大,以景沐辰的人脈,他的訊息向來是最靈的,所以他知道了,但這件事情跟景沐辰無關,他並不知曉。

“小墨,你這是在懷疑師傅?”景沐辰的臉也垮了下去。

他以為,在小墨心裡,他是最值得相信的,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小墨都會無條件的相信他。結果,卻因為這種小事來質問他,景沐辰很心寒。

“所以,到底跟師傅有冇有關係?”江怡墨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