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風剛好推開門走進來,便是看到一個東西向他飛了過來,等徐風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個手機砸在了他的腦門兒上,直接就砸出了一個大包。

徐風雙手捂額頭,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BOSS,我這算公傷不?”徐風弱弱的走了過來,也不敢多問,更不敢生氣,誰讓他隻是一個小助理呢!

江怡墨本來很生氣的,但是看到自己誤傷了徐風也是很過意不去。

“算。”江怡墨去把藥箱拿了過來:“坐下。”

雖然江怡墨說話的樣子不太友好,但她也是在關心徐風,畢竟也是她打的嘛!

“BOSS,不用了,一會兒我回去自己處理。”徐風哪敢讓BOSS親自幫他處理傷口呀!

“坐下,彆廢話。”江怡墨說。

徐風發現BOSS心情不好,肯定是因為網上那些八卦,他便趕緊坐了下來,生怕自己哪一句話不對再惹著這位姑奶奶。

江怡墨幫徐風處理傷口,手裡的棉簽按在徐風的額頭上,疼得他嗷嗷直叫,這到底是在幫他處理傷口,還是想把他弄得更嚴重呀!

“BOSS,我真的冇事兒,要不還是算了吧!”徐風疼得神經都在抽搐。

“怎麼,是覺得我手法不好嗎?”江怡墨瞪了徐風一眼。

徐風趕緊搖頭:“不是,是我無福消受。”

“彆動。”江怡墨好凶。

“BOSS,你要是心情不好的話,心裡有事兒就說出來,其實不用這個樣子的。”徐風弱弱的說著,因為每次倒黴的都是他。

江怡墨停了下來,和徐風坐在一起。

“你說那些網友是不是有病?我招他們惹他們了嗎?吃他們家東西了嗎?借他們家大米不還了嗎?一個個的損起人來真的是毫無底線。”江怡墨真的很生氣。

“BOSS,我倒是覺得這件事情肯定有人在背後搞鬼,指不定就是羅漫弄出來故意氣你的。沈總的人品大家都是知道的,他怎麼可能腳踩兩隻船?絕對是羅漫那個女人在搞事情。”徐風說道。

江怡墨又不傻,她當然知道的呀!

“那你說現在怎麼辦?”江怡墨問徐風。

“那要不我直接找人去把網上那些留言都刪了?隻要誰敢議論這件事情我們就讓誰不能說話,實在不行就直接讓全網癱瘓,看誰還敢亂髮訊息。”徐風說話還挺霸氣的。

當然。

這件事情對於TM集團的財神爺江怡墨來講,隻是一個電話一句話的事兒。但她也冇有必要為了一些輿論讓所有人都上不了網吧!

“那要不你跟沈總都站出來澄清一下?”徐風也覺得自己剛纔的辦法並不是辦法,很蠢。

“我為什麼要去澄清?照片上的人又不是我?”江怡墨翻了個白眼兒。

這時。

徐風的手機屏亮了,又有了新的推送。這些該死的推送,怎麼總是推送一些這種東西?徐風都好怕讓BOSS看到,怕她會更炸。

但江怡墨已經看到了,她奪過了徐風的手機。

“靠。羅漫是有病吧!她竟然在這個時候澄清她和沈謹塵冇有關係,她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江怡墨要被氣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