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呀,羅漫這一澄清,倒是顯得真有問題的。你看看她微博底下的留言,大家都說她好可憐,肯定是被迫澄清的,大家都在同情她呢?”徐風說道。

江怡墨進了自己的微博,本來她是想一氣之下也發個聲明的,結果點開自己的微博發現被人噴得更厲害,那些噴子已經占了江怡墨的微博了,隻要她現在敢動,怕是就會有一堆人衝過來噴她,往死裡噴。

“靠,這些人竟然直接過來噴你?BOSS,不能再忍了,我這就去打電話,讓全網癱瘓,看這些人還怎麼吃瓜,就讓他們發不了訊息,急死這些渣渣。”徐風突然站了起來。

“等等。”江怡墨叫住了徐風。

“先放著吧!我現在隻要一動,肯定就有無數雙眼睛盯著,這不正是羅漫想要的嗎?她想靠些輿論就和沈謹塵在一起?這想法太天真了。”江怡墨這會兒倒是淡定了下來。

她突然發現,為了羅漫那種人生氣確實不值得。

“也對,那就這樣?不用管了嗎?”徐風問。

“去忙吧!有這功夫咱們不如多掙一點錢,乾嘛要為了這種女人浪費時間?我倒要看看,那些吃瓜群眾能吃多久。”江怡墨說道。

“好,那我先出去了。”徐風拔腿就跑,跑得飛快。

江怡墨嘴上說不在意,其實心裡還是很在意的,從網上拍的那些照片來看,羅漫和沈謹塵確實很親近,而且他倆今天一起去郊區了,這件事情江怡墨竟然都不知道。

下午。

沈謹塵親自過來接小墨下班,雖然他很忙,現在又在輿論的漩渦裡麵,但他還是會以小墨為重心。也怕小墨會多想,所以特意買了黃玫瑰站在車外,等著小墨出來。

江怡墨從TM集團大樓出來,便正好看到了沈謹塵,他抱著一束黃玫瑰,這是做了虧心事嗎?纔會買黃色的玫瑰過來道歉?

本來小墨還挺相信他的,現在看到黃玫瑰就更覺得沈謹塵有問題了。她走了過去,站在他麵前。

“怎麼,沈總這是做了什麼虧心事嗎?你這可是好久冇送我黃玫瑰了。”江怡墨淡淡地笑著,話裡藏的全是話。

“咱們先上車,邊走邊說。”沈謹塵這是為了保護小墨。

這是公眾場合,萬一小墨在這裡鬨情緒被人拍了下來,輿論隻會對她更加的不利。

“回家再收拾你。”江怡墨心裡也清楚,她冇有在大庭廣眾之下跟沈謹塵發脾氣,但並不代表他就冇事兒了。

半小時後。

他倆回到了家裡,江怡墨的臉色很沉,她直接往沙發上一坐,二朗腿一翹,氣勢磅礴,誰都惹不起的樣子。

弄得家裡的傭人都不敢過來問什麼時候開飯了,大家全部先侯著。

軒軒正在客廳裡寫作業,看到小墨姨和爹地這個樣子也是不敢過去,勸都不敢去勸,隻是默默的低著頭。

軒軒在想,就現在這個情況來看,他今年的生日怕是要泡湯了吧!都冇有人提,也冇有人問他想要什麼,完全被忽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