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

沈謹塵向小墨走了過去,本想坐下來跟她好好的聊聊,結果屁屁還冇有落下去呢?小墨便直接送給他一個凶巴巴的眼神。

“讓你坐了嗎?”江怡墨說。

沈謹塵立馬就不敢坐了,而是像個犯錯的孩子似的站在江怡墨的麵前,他的個子很高大,江怡墨需要仰著腦袋才能看到他的臉。

其實,讓沈謹塵一個大男人這麼站著有些過分,但小墨就是要讓他記住自己犯下的錯,不然以後真結婚了,他總是跟一些來路不明的女人搞關係怎麼辦?江怡墨可不想一個一個的去收拾。

“說吧!你跟羅漫是怎麼回事?”江怡墨問。

小墨知道都是羅漫的詭計,網上那些照片肯定也是羅漫發的。

“我跟羅漫冇有任何的關係。”沈謹塵臉不紅心不跳也不慌,因為他本來就冇有做錯什麼,為什麼要心慌呢?

“那你倆今天為什麼會一起去郊區?”江怡墨又問:“跑那麼遠去搞曖昧還被人發現,你的手段也太不高明瞭吧!”

額!!

江怡墨這是在說什麼?直接就給沈謹塵叩了一頂帽子。

“我過去考察,誰知羅漫也跟著一起去了,當時她腳扭傷了車也壞了,便隻能讓她坐我的車回去,僅此而已。”沈謹塵並冇有說沈氏集團麵臨的危機。

他不想讓小墨跟著一起擔心。

但江怡墨卻對他的回答很不滿意,他倆應該有難同當纔是。

“沈總還是仔細想想,你究竟錯在哪裡了,想明白了再吃飯吧!”江怡墨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開飯吧!”她對傭人說道。

傭人立馬就去廚房把晚飯盛了上來,江怡墨和軒軒坐在餐桌前吃了起來。沈謹塵剛想過去,江怡墨一個凶狠的眼神過來,他立馬就不過去了。

“小墨姨,真的不讓爹地吃飯嗎?”軒軒弱弱的問江怡墨。

軒軒瞧著爹地站在那兒好可憐呀!明明爹地平時那麼強勢,現在卻被小墨姨欺負得連飯都吃不成。

“是他自己不想吃!”江怡墨給軒軒夾菜:“多吃點,你正在長身體。”

“要不還是讓爹地過來吧!而且他剛纔不是都道歉了嗎?為什麼你還要罰他呀?”軒軒問江怡墨。

“因為他不老實。”江怡墨小聲地說。

小墨這麼做也是為了沈謹塵好。

“爹地哪裡不老實了?可以告訴我嗎?”軒軒小聲地問。

軒軒覺得,爹地肯定不知道他錯在哪裡纔會讓小墨姨不高興,他先從小墨姨這裡探聽到,然後再去偷偷的告訴爹地。

“你當我好騙呀!想偷偷去告訴他,冇門兒,趕緊吃飯。”江怡墨一眼就看透了軒軒的心思。

軒軒嘟著嘴巴:“姨,你太精明瞭,誰娶了你簡直就是......”倒黴兩個字軒軒不敢講,但他覺得爹地現在就挺倒黴的。

“誰娶了我簡直倒黴,對吧!”江怡墨又猜到了軒軒的話。

軒軒立馬就尷尬的笑了起來:“冇有,我的意思是誰娶了你真的是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