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啦,趕緊吃飯吧!大人的事情你就彆管了,過兩天就是你的生日了,想要什麼禮物?”江怡墨問軒軒。

媽耶!終於有人記起軒軒的生日了,他還以為忘記了呢!

要什麼禮物呢?

軒軒其實什麼都不缺,平時他有想要的,隻要告訴爹地就可以,爹地都會給他買,畢竟家裡也不缺錢呀!

“真的什麼都可以嗎?”軒軒問江怡墨。

“當然了,隻要是軒軒想要的都可以。”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

這時。

軒軒回頭看了一眼爹地,他還在那裡,一個個好孤單呀,連晚飯都吃不了。

“那我現在就想要,小墨姨你可以提前給我嗎?”軒軒說。

江怡墨笑了。

不就是一個生日禮物嘛,還把軒軒激動成這個樣子,還想提前要了。

“可以呀!那軒軒想要什麼呢?”江怡墨。

“我想讓小墨姨原諒爹地,讓他現在過來吃飯。”軒軒說道。

江怡墨愣了一愣,這也不算是什麼生日禮物呀!而且她這是在教訓沈謹塵,讓他記住以後不可以隨便說謊,就算是善意的謊言也不可以。

“軒軒,重新換一個吧!這不能算作是生日禮物。”江怡墨笑眯眯地說道。

“可是我現在隻想讓你原諒爹地,如果小墨姨不答應的話,那我就不要你的生日禮物了。”軒軒的小嘴巴越嘟越嘟了。

這倒是讓江怡墨為難了,她不想讓軒軒失望,更不想讓軒軒不開心。

“好吧!”江怡墨冇辦法,隻能點了頭。

軒軒立馬就開心的笑了起來。

“謝謝小墨姨,你真的太棒了。那你現在可以讓爹地過來吃飯了嗎?”軒軒問。

江怡墨點頭,軒軒都這樣講了,江怡墨哪能說話不算數?

“過來吧!”江怡墨看了眼沈謹塵。

老沈也是不容易了,為了不讓小墨生氣,真的是放下了大總裁的架子,在小墨麵前,他就是一個普通的男人,一個聽老婆話的男人。

沈謹塵走過來和小墨坐在一起,他故意把椅子往小墨這邊挪,江怡墨卻是一臉嫌棄的把椅子挪開,反正就是不想跟沈謹塵捱得太近了。

軒軒趕緊對江怡墨使眼色,剛纔說好的原諒呢?怎麼還是有情緒?

江怡墨為了讓軒軒過一個愉快的生日,隻能不動,還笑眯眯的吃了起來。

飯後。

江怡墨和軒軒去院子裡轉了轉,打發時間,一起玩耍。沈謹塵回書房處理工作上的事情。

晚上十點。

軒軒主動回臥室睡覺,本來江怡墨是想跟軒軒一起睡的卻被軒軒破天荒的給拒絕掉了,弄得江怡墨也是一臉的懵。

明明前幾天軒軒一直嚷嚷著要跟小墨一起睡,現在卻是抗拒得要死。江怡墨隻能回自己的房間,洗了個澡便躺在了床上。

在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一雙手從後背摟住了她。他的身體也躺了下來,和小墨緊緊貼在一起。

江怡墨必須承認,沈謹塵是個非常有魅力的男人。他的雙手繞過她的身體把她圈住的那一秒,江怡墨混身都像是通上了電流一般,從頭到腳連頭皮都是酥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