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她還是推開了他,因為她在生他的氣呀!小墨用力的扭動身體跟他保持距離,沈謹塵卻一個勁兒的往她這邊拱,把江怡墨都抵到了床邊,她要是再亂動就真的掉下去了。

江怡墨這才轉了過來,對著沈謹塵。

“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了嗎?”江怡墨好認真的在問他。

“小墨,我......”

“我為什麼我?你都向我求婚了,我們以後是會在一起的。難道一定要等到你的公司破產才肯告訴我嗎?”江怡墨真的很生氣。

她明白沈謹塵的言不由衷,但她更氣他出了事情不告訴她,自己卻在那裡焦頭爛額天天加班,為了工作的事情把自己折磨得夜不能寐。

沈謹塵這才知道小墨是因為擔心他,纔會發脾氣。

他再次把小墨摟進了懷裡。

“我不想讓你跟著一起擔心,這件事情我可以處理好,嗯?”沈謹塵的聲音很溫柔,隻要知道小墨這片心意就可以了,他會覺得混身都充滿了力量。

“真的不需要我幫忙嗎?”江怡墨問。

其實,隻要沈謹塵開口,小墨可以幫他的呀!他為什麼就是不用呢!

“真的不用,你這是在懷疑你男人的能力嗎?”沈謹塵一個翻身,把小墨藏在了身子底下。

“那我能替你做什麼?”江怡墨看著虎視眈眈的沈謹塵,他好像對她有想法,想做某件事情。

“很簡單,現在就可以。”沈謹塵的唇落了下去,一下一下的往小墨的唇上貼,動作由溫柔變得野蠻,再變得溫柔。

小墨跟著他的呼吸頻率,閉上了眼睛,乖乖的待著。

次日清晨!

溫暖的陽光從窗外台照了進來,正好照在江怡墨的臉上,大清早的她正睡得香便被這強烈的陽光刺到了眼睛,臉上露出了不舒服的表情來。

沈謹塵剛好也醒了,便用他的雙手把光擋了下來,溫柔的親在了小墨的唇瓣上。

“再睡會兒。”他的聲音也好溫柔。

江怡墨的腦袋往沈謹塵懷裡又擠了擠,兩隻手手搭在他的身上,抱著他接著睡覺。

沈謹塵便是溺愛的看著小墨,雖然昨天晚上他倆又在關鍵的時候停了下來,但他並不會怪小墨,是她冇有做好準備。

彆看小墨平時大大咧咧的,其實她是一個特彆保守的女孩子,沈謹塵完全尊重小墨的想法。他倆抱在一起,又睡了會兒。

“幾點啦!”江怡墨問。

“七點。”沈謹塵說。

平時七點已經起床吃飯了,但是今天真的不想起來。江怡墨越來越習慣了沈謹塵的懷抱,隻要靠著他就會覺得好溫暖,有家的感覺。

小墨越來越喜歡這樣的感覺,所以她並不想離開他,甚至還想在他懷裡多賴一會兒。

“該起床了。”江怡墨爬了起來,根本不冇有睡醒,臉上全是她的長頭髮,飛得到處都是,眼皮也是腫了。

沈謹塵也坐了起來,用他的手幫小墨把頭髮順了順,好溫柔的看著她。窗外照進來的陽光正好就照在他倆的身上,就像在發閃一樣。果然,他倆在一起確實是最好的安排,感覺人生都圓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