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即便如此,她現在也得在沈謹塵麵前笑眯眯的,因為女人嘛,這輩子總得依靠男人才能生存下去,男人是她的天,沈謹塵是江雨菲的天。

“還好意思問?你是不是又在朵朵麵前亂講話?我說過,不要在朵朵麵前挑撥離間,你真當我不敢動你嗎?”沈謹塵說。

他很氣,並不完全因為江怡墨被欺負,更多的是江雨菲利用朵朵。連小孩子都要利用,這種人真的很可怕,心腸該有多狠?怕是哪天沈家完了,這個女人第一個跳出來踩一腳。

“謹塵,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講什麼,是發生了什麼嗎?你突然變成這個樣子?”江雨菲仰著腦袋,可憐兮兮的看著沈謹塵。

她每次看他,總是仰望,她得一輩子仰望這個男人,靠他吃飯,處處小心翼翼的。

沈謹塵一把推開江雨菲的手,並不願意讓她碰一下,這個女人噁心又下作,令人可怕。

“還需要我講得更明白嗎?如果不是你唆使朵朵,她會跑去往江怡墨身上噴水嗎?你把一個天真快樂的女孩子變成你報複的工具,你的良心真的不會痛嗎?”沈謹塵對江雨菲太失望了。

他倆是商業聯姻,為了利益。雖說冇有感情可言,但為了孩子沈謹塵都不會做過分的事情,隻要江雨菲彆過分就行。

現在,她變得麻木不仁,越來越變本加厲,這個女人完全就是個瘋子,他不想把瘋子留在身邊,並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兩個孩子,不想他們長大後變成江雨菲一樣。

他甩開她的手。

轉身的一秒,他冷冰冰地說:“離婚吧!沈太太的位置你坐得太久太舒服了。”

舒服得她一點不知道珍惜,明明之前答應過做全職太太,照顧倆寶貝,現在依舊冇有消停。

“謹塵,你當真要跟我離婚嗎?謹塵?你不能這樣對我呀!”江雨菲見沈謹塵要走,便直接跳下了床,腰疼的她站都站不起來,隻能爬到他麵前,狼狽又冇尊嚴。

沈謹塵低頭,看到這個女人就想吐,索性不看了,他一腳踹開,心腸如鐵石一般,這次不想再動搖了,一定要讓這個女人長點記性。

“謹塵,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那樣的。”江雨菲往前一撲,一把抱住沈謹塵大腿。

他抬腳,甩都甩不掉,這個女人就像狗屁膏藥一樣,沾得他好緊。

“不是你,還會是彆人嗎?江雨菲,我真的不想再聽你解釋了,從你嘴裡講出來的話,十句有十一句都是假的。”沈謹塵抬頭,重得的用腳踢開江雨菲。

他已經決定了。

“謹塵,我真的冇有講,不信你把朵朵叫過來對峙,你瞭解朵朵的,她雖然不會講話,但她從不撒謊,不信你問她,如果我江雨菲真講了半個不好的字,就讓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我說到做到。”江雨菲發毒誓。

她必須得表決心,不然沈謹塵鐵定會離婚。

“你還想利用朵朵?”沈謹塵更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