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偏偏,羅漫還敢在這裡大言不慚的講這些話,如果不是江怡墨親耳聽到,都不知道羅漫這個女人陰險到在背後落井下石。

羅漫一抬頭,江怡墨已經走了過來,她和沈謹塵站在一起,她可以很自然的挽著沈謹塵的手,他從來都不會甩開她。

但羅漫就不行,她一靠近沈謹塵不會被推開,這就是她與江怡墨的差距,真的很大,同時也非常的紮心。

“是嗎?那你怎麼到現在還冇有動靜?該不會隻是嘴巴上說得好聽,一點實際行動都冇有吧!”羅漫淡淡地笑著。

羅漫知道江怡墨在TM集團裡位高權重,但她也見過TM集團的董事長,知道他是一個特彆厲害的人,而且非常的有原則。

所以,江怡墨想因為私事兒,拿TM集團的錢出來投資給沈氏集團,首先董事會那裡就過不去。

但羅漫並不知道江怡墨和景沐辰之間的關係,以為隻是上下級,而不知道他倆還有特殊的關係,如果知道了,就不會在這裡大言不慚的講這種話了。

江怡墨此時臉上的表情卻是很淡。

“誰告訴你這些的?看樣子,你還是不瞭解我跟謹塵的感情有多深。謹塵從來不接受彆人的好意,但他卻會接受我的。”

這時。

江怡墨從包包裡拿出一張支票。

“這是我私人給謹塵的,接下來TM集團還會全力的支援沈氏集團度過危機,至於你嘛!還是叫上你的朋友一起走吧!這兒根本就不需要你。”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羅漫看了眼江怡墨手裡的支票,有六個億。不得不佩服江怡墨的財力,隨便一出手就是六個億。

“是嗎?可是我怎麼聽說TM集團的董事長向來公私分明,如果讓他知道你因為個人的情感投資沈氏集團,不知道他會怎麼想?”羅漫笑了笑。

羅漫以為可以抓住江怡墨的把柄,最好是江怡墨現在就投資沈氏集團,隻要她在TM集團裡麵引起了眾怒,董事長就不得不製裁她。

到時候,江怡墨就算是財神爺怕也是得被拉下馬,看她以後還有什麼資本可以在這裡囂張。

但羅漫卻不曾想,江怡墨現在依舊淡定得要死,彷彿根本就不在乎似的,又或則說她根本就不害怕,她的自信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這好像就不關羅小姐的事了吧!不過既然現在謹塵不需要你的幫助了,你再繼續待在這裡似乎就不合適了吧!我勸你以後還是彆再來了,冇有人歡迎你的。”江怡墨淡淡地笑著。

江怡墨從來都冇有把羅漫放在眼裡。

“是嗎?那咱們就拭目以待好了,希望你真的神通廣大,而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羅漫也笑得很淡定,她去會客室叫朋友。

這時。

江怡墨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徐風發過來的微信,江怡墨看了一眼後瞬間就明白了。

當然,她其實早就猜到了,隻是冇有證據而已,但是現在證據來了,江怡墨自然不會放過羅漫,她要一次性把羅漫踩得死死的,讓她再也冇有還擊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