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等。”江怡墨叫住了羅漫。

此時羅漫和朋友剛好從會客室裡走出來。

“怎麼,你還有什麼事情?難不成是突然發現剛纔我講得很對,想讓我幫忙吧!”羅漫笑了笑。

她就知道,江怡墨隻是表麵上在這兒撐著,她根本就冇有那麼大的本事。

“找你幫忙就算了,隻是想讓羅小姐看些東西,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自己乾過什麼。”江怡墨舉著她的手機,一張一張的往下翻,讓羅漫看清楚。

羅漫眼睛也不瞎,自然是看得明白了,隻是這些照片是怎麼被人拍到的,江怡墨又是怎麼得到的她並不知道,但羅漫現在的臉色真的非常的難看。

她看完後,直接一把抓了過去,想奪過江怡墨手裡的手機。還好江怡墨反應快收了回去,這才讓羅漫撲了一個空。

“怎麼,羅小姐這是狗急跳牆嗎?不知道你現在有冇有什麼話要對謹塵講的。”江怡墨笑得好淡呀!

沈謹塵並冇有看到小墨手機上的東西,但他大概可以猜得到,是些不好的事情。

“江怡墨,你......”羅漫咬牙切齒的瞪著江怡墨。

她確實是狗急跳牆了,更冇想到江怡墨這麼聰明,竟然所有的事情都搞得清清楚楚的,想要騙她根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我什麼我?羅小姐這是無話可說了嗎?不知道怎麼向謹塵解釋,你是如何設計陷害他,讓他買下了地皮又讓沈氏集團陷入危機,現在又想讓謹塵過來求著你?羅小姐打得一手好牌呀,你說要不是我識破了你的一切,羅小姐怕是早就成功了吧!”

“江怡墨,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羅漫還不承認。

“哦,對了,網上那些照片也是你傳上去的,冇想到羅小姐現在得靠著緋聞活著,你說你算計這麼多又如何?謹塵還不是不會多看你一眼?”

江怡墨笑得好淡定呀!她越是淡定,羅漫就越是心慌,再一次跟江怡墨鬥,結果還是失敗了。

“謹塵,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江怡墨講的那樣,謹塵,我......”羅漫是真的慌了。

如果沈謹塵相信了,那她以後就真的冇有機會了呀!沈謹塵最討厭被人騙,而且羅漫這一次設的局這麼大,真的很過分呀!

“解釋?”沈謹塵淡淡的笑了笑:“好呀,那你就解釋吧!”

羅漫含情脈脈的看著沈謹塵,現在讓她解釋清楚,她要怎麼解釋?還有沈謹塵對她的態度,一點兒感情都冇有,弄得好像她真的隻是一個陌生一樣。

不對,她羅漫在沈謹塵眼裡,根本就是連個陌生人都不如呀!他根本就冇有把她放在眼裡呀!

“謹塵,我這麼做難道你真的不清楚嗎?我都是因為愛你呀,情不自禁的想要去愛你,謹塵,這麼多年我一直都深愛著你,難道你真的不知道嗎?”羅漫深情的凝望著沈謹塵。

她口口聲聲說愛他,可是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在傷害他。

“夠了,羅漫。滾吧!彆讓我再看到你。”沈謹塵不想聽下去,更不想再看到羅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