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不是看在大哥的麵子上,沈謹塵根本就不會跟羅漫在這裡周旋這麼講,他的時間也是很寶貴的,不是誰都可以來浪費的。

“謹塵,你說什麼?你讓我滾?這是你第一次讓我滾,謹塵,你真的要這樣對我嗎?難道我的真心就不是真心了,你一定要踐踏得連渣渣都不剩嗎?”羅漫好心痛呀,眼淚都掉了下來。

真心?

江怡墨卻是一笑。

“我看你是真心想要傷害謹塵吧!連這種事情都乾得出來還好意思說你愛他?羅漫,你的愛太自私了要,根本冇有人承受得起,你還是滾吧,免得一會兒叫保安過來太尷尬。”江怡墨說道。

對付羅漫這種女人,真的是不用客氣的。

“江怡墨,都是你,都是你因為你這個賤人,如果不是你的話,謹塵根本就不會這樣對我。你這個賤人,你怎麼不去死呀!我跟你拚了。拚了......”

羅漫突然之間就像是發了瘋似的,直接就向江怡墨撲了過去。

江怡墨冇反應過來,被羅漫揪住了頭髮,羅漫真的是太狠了,她這是要跟江怡墨同歸於儘的樣子。

沈謹塵一瞧,自己的老婆可不是被人給欺負了,他更是一把抓住了羅漫的胳膊,十分的用力,如果羅漫不停下來的話,沈謹塵很有可能會把她的胳膊給擰斷。

羅漫心頭一震,為什麼謹塵總是在幫江怡墨,她到底哪裡好了?

“羅漫,鬆手。”沈謹塵的聲音非常的震撼。

羅漫被沈謹塵的吼聲給嚇到了,為什麼要她鬆手?江怡墨也抓住了她的頭髮呀,而且沈謹塵也抓住了她的胳膊,現在羅漫看起來才更像一個受害者,好不好?為什麼要她鬆開呀!

“謹塵,你到底還要被江怡墨騙到什麼時候?難道你不知道江怡墨根本就不是一個處嗎?她不僅不是,她還生過孩子,不信你就把她的衣服掀起來好好的看一看,看看我講得是不是對的。”

羅漫真的太絕望了,纔會在這個時候把最後的底牌亮了起來。

本來她還想留著,在關鍵的時候威脅江怡墨。既然江怡墨根本就不敢講這種事情,那說明她心裡有鬼。如果讓沈謹塵知道江怡墨不是處還生過孩子,怕是他會接受不了的吧!

羅漫這麼做肯定可以毀掉了江怡墨,而此時,沈謹塵的臉色卻並冇有改變,他不相信羅漫的話了,抓住羅漫的手變得更加的用力了。

他用力一拽,直接把羅漫甩開了,羅漫更是重重的倒在地上,摔得好慘呀!

“謹塵,你不相信我的話嗎?江怡墨真的早就有男人了,她的第一個男人根本就不是你。如果你就這麼稀裡糊塗的和她在一起,纔是被江怡墨給騙了。跟我比一起,江怡墨纔是高手,她做得滴水不露呀,謹塵。”羅漫咆哮著,喊著。

為什麼她現在說實話都冇有人相信了呢?

“來人,把她給我扔出去,以後冇有我的允許,誰都不能放她進來。”沈謹塵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