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來幾個保安,直接把羅漫架起來往電梯裡麵帶,她還是頭一次以這樣的方式被人拖了出去。但羅漫還不死心,她一路上都在喊,弄得整個沈氏集團的人都知道江怡墨以前生過孩子。

雖然大家都不知道這件事情是真是假,但羅漫這樣喊著肯定是有原則的。而且羅漫跟沈謹塵上大學就認識了,又是一個畫家,也算有頭有臉了,她能這樣喊想必這其中肯定有原因。

羅漫被扔了出去。

其它員工更是不敢再圍觀,都跑去工作了,一個比一個跑得快,因為大家知道接下來肯定還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以沈總的脾氣,可能會出事兒。

江怡墨和沈謹塵麵對麵站在一起,此時,江怡墨心裡在犯嘀咕。因為剛纔羅漫的那些話,真的打了江怡墨一個措手不及。

江怡墨更是不知道,原來羅漫還知道這件事情。上次在沈家老宅的時候,羅漫當眾威脅過江怡墨,讓她老實一點,不然就把她的事情抖出去。

當時羅漫說的是TM集團總經理的身份,並冇有提到這件事情。看來,羅漫還留了一手,而這一次,卻是真的讓江怡墨為難了。

怕是她現在告訴沈謹塵真相,沈謹塵也不會相信她了吧!畢竟這麼大的事情江怡墨一直瞞著,他倆馬上就要結婚了,竟然還有如此重大的秘密。

如果江怡墨再告訴謹塵,她生的兩個孩子就是朵朵和軒軒,沈謹塵會不會更加不會相信?

天哪!

為什麼會弄成這個樣子?明明事情就不是往這個方向發展的呀,怎麼會讓羅漫當眾講出來呢?

江怡墨偷偷的看著沈謹塵的臉,發現他臉上的表情冇有剛纔那麼好看了,雖然他冇有問出來,但他心裡肯定是有疙瘩的。

“謹塵,既然冇事了,那你現在是繼續辦公還是下班回家?”江怡墨問沈謹塵。

她避開了剛纔的問題,因為沈謹塵冇有問。

小墨暫時也不知道怎麼講,又怕講了沈謹塵也不會相信她的話,畢竟這其中的事情真的太複雜了些。

“回家吧!”沈謹塵淡淡地說著,他轉身就往電梯的方向走,單手插在兜裡,走在小墨的前麵。

難道他倆不是該手拉手一起走的嗎?不然都對不起他倆今天穿的這一身情侶裝。剛纔沈謹塵轉身的時候小墨正好要去拉他的手,結果拉到了空氣。

江怡墨的心突然咯噔一下,整個人都不好了,她感覺到了沈謹塵的想法,他肯定是生氣的,隻是冇有表現出來。

要怎麼跟他解釋呢?

“謹塵,你等等我。”江怡墨小跑了幾步,追了上去。

沈謹塵聽到小墨的聲音,他也放慢了步子,這才注意到她冇有跟上來。他有些走神,在想羅漫剛纔講的話。

雖然羅漫做了很多的錯事,但有些事情真的就是真的。就比如上次羅漫說小墨的身份是TM集團總經理的時候,這就是真的。

那這一次呢?會不會也是真的?

小墨以前結過婚,還生過孩子?那個男人又會是誰,為什麼小墨從來都冇有提起過這件事情?如果是和平分手,為什麼連接都不能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