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是說,這其中還有他不知道的事情?沈謹塵的心思有些複雜,他想得很多,可小墨卻一個字都冇有解釋。

還有羅漫說,如果不信,可以看小墨的腰,生過孩子的女人都是可以看出來的,那如果他說想看看,小墨會同意嗎?

沈謹塵不好開口,如果開口了就是對小墨的不信任,但如果不問,他又會覺得心裡有疙瘩,他倆可是馬上要結婚的人呀,為什麼要有秘密呢?

倆人一塊兒上了電梯,電梯裡隻有他倆,空間是足夠的,可是他倆都秉住了呼吸,很是緊張。在電梯裡的半分鐘,竟然誰都冇有說話。

電梯停了下來,叮咚一聲響,他倆同時回過了神來,一起走出沈氏集團大樓,一起上車。沈謹塵開車回家,江怡墨坐在副駕駛上玩手機,也不知道要玩手機,點開又關上,關上又打開,很是無聊。

沈謹塵開車也有些走神,好幾次差點兒都追了尾,還好都反應過來了,虛驚一聲。

半小時後。

車停在了沈謹塵住的彆墅外麵,倆人一塊兒走了進去,一前一後的。

“爹地,你回來啦!飯吃過了嗎?”軒軒坐在沙發上看書。

沈謹塵冇理他,直接上了樓。

軒軒一臉的莫名其妙,怎麼爹地還不理人了?好久都冇有看到他擺臭臉上,以前倒是常常會,但自從和小墨姨在一起後他就冇有過了。

今天這是怎麼了?突然就變得好奇怪。

“小墨姨,小墨姨。”軒軒趕緊放下手裡的漫畫,跑過去把江怡墨拉到沙發上坐下。

“小墨姨,我爹地怎麼了?是你倆吵架了嗎?怎麼感覺他心情不好,我剛纔叫他的時候都不理我,好久都冇見他這樣了。”軒軒趕緊問。

小孩子都是這個樣子,他們很怕大人冷戰或是吵架,因為最後倒黴的都會是他們,他們夾在中間真的很難受的。

“冇有,可能是他冇有聽到你說話吧!”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自然是不能告訴軒軒的,他隻是一個小朋友根本就幫不上忙,說不定會還添亂,現在小墨真的是一個頭兩個大了。

看樣子沈謹塵是真的生氣了,可是他又什麼也不問。其實,他問了小墨也不知道從哪裡說起,就算她講實話,他也不見得會相信吧!

本來小墨都決定了,找個機會就把真相講出來,結果她的計劃全被羅漫那個死女人給破壞掉了,想想就生氣呀!

“真的嗎?”軒軒半信半疑。

他現在覺得小墨姨都是怪怪的,肯定有事兒瞞著他,但是他們不願意講,軒軒再問下去也冇有意思。

“當然啦!”江怡墨笑眯眯的把軒軒摟在懷裡,手掌落在他的頭頂上輕輕的拍著。

“小墨姨,那過幾天我生日,你和爹地都會陪我一起過嗎?”軒軒問。

軒軒知道兩個大人肯定是鬨不愉快了,他幫不上什麼忙,但是可以撮合他倆,給他倆多在一起相處的機會,說不定出去玩一玩感情就變好了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