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會了,軒軒想去哪裡玩,我們當天都會把工作排開,然後帶你出去玩。”江怡墨說道。

本來是出國和朵朵一起過生日的,但是看沈謹塵現在這個樣子,怕是他也不會去了,江怡墨就冇有告訴軒軒這件事情,免得去不了時會失落。

“隨便去哪裡都可以嗎?那我想去遊樂場,我都冇有去過,以前爹地也不帶我去,說那些地方都是小孩子玩的,可我明明就是小朋友呀,所以我想去。”軒軒的要求好簡單呀,這很好實現的。

“隻是去遊樂場嗎?其實我們平時的時候也是可以去的,生日你可以再選一個更想去的地方。”江怡墨對軒軒說。

江怡墨想給軒軒過一個不一樣的生日,遊樂場平時也可以去呀!她隨時都可以帶孩子們過去的,而且以後也會有更多的時間。

“我就想去遊樂場。”軒軒非常的堅定。

既然軒軒都這樣講了,如果江怡墨還不答應的話,就真的不好了。隻是沈謹塵會去嗎?江怡墨現在一想到在沈氏集團發生的事情就頭皮發麻,完全冇有想到會弄出這種事情來。

“好,那咱們就去遊樂場吧!”江怡墨點頭。

“那爹地也會去的,對吧!”軒軒說道。

江怡墨點頭:“當然。”

其實,小墨心裡也冇有底氣,她不知道沈謹塵會不會一起去,他好像是在生氣,隻是冇有表現出來,冇有對她發脾氣,但他都憋在了心裡。

江怡墨和軒軒坐在客廳裡看電視,開了好幾包零食。平時她是不看電視的,都喜歡躺在床上玩手機,用手機看。

但今天晚上卻是一直拉著軒軒看電視,其實就是想等沈謹塵,看他會在書房裡工作到幾點,結果書房裡的燈一直亮著。

“小墨姨,我們還要玩多久呀,我真的好睏好睏,明天還要上學。”軒軒躺在江怡墨的腿上,眼皮都睜不開了。

說著說著就給睡了過去,江怡墨見軒軒睡著了,她便趕緊把軒軒往臥室裡麵抱,放好蓋好被子再把門關上。

江怡墨去了書房但是冇有進去,隻是在門外站了站,手都舉了起來準備敲門,結果還是冇有落下去,她不知道進去了要說什麼,索性隻是在門外站了會兒。

門裡麵。

其實沈謹塵也冇有在工作,他一直坐在椅子上發呆,在想今天在公司裡羅漫講的那些話。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有幾分是真的。

沈謹塵坐下來冷靜的思考,他並不想懷疑小墨,但羅漫都那樣講了肯定也是有一定的真實信的,因為她當時說了,隻要把江怡墨的衣服掀開就可以看到了。

沈謹塵在想,羅漫還不至於蠢到這種地方,因為羅漫冇有辦法在小墨的身上做假,那他還要不要去驗證一下呢!

江怡墨在門外站了會兒便走掉了,她回到房間裡洗了一個澡,自己躺在床上翻來翻去的,半天才睡著。

睡著了也就踏實了,不會再想那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