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然,隻會給她和沈謹塵帶來更多的麻煩。還有羅漫又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她似乎知道得太多了一些。

吃完早餐後,江怡墨和沈謹塵一塊兒送軒軒去上學,然後便各自去了自己的公司上班。

江怡墨到公司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徐風叫到辦公室裡麵來。

“你去擬定一份合同送到沈氏集團去找沈謹塵簽字,我打算投資沈氏集團。”江怡墨說道。

徐風早就猜到了,以BOSS的性格,她肯定會幫自己人的。沈謹塵現在遇到了麻煩,正是需要有大量的資金做推動,BOSS肯定會出手的。

“好。”徐風不發表意見,這是BOSS的決定。

“還有,去把羅漫給我綁過來。”江怡墨說。

“綁?BOSS,你確定是綁嗎?”徐風覺得,大清早的,BOSS好像是吃了炸藥一樣,她很生氣,難不成羅漫又招惹她了?

羅漫那個女人也真是的,什麼人不去惹非得惹江怡墨,也不看看江怡墨是誰,她像是看起來很好惹的人嗎?

“怎麼,連我的話都聽不懂了?需要我再說一遍嗎?”江怡墨冷言。

“不用,不用,我都懂了,這就去,這就去。”徐風拔腿就跑,他可不敢讓BOSS再說一遍。通常一句話重複兩遍的時候都冇有他的好果子吃。

冇一會兒。

徐風就讓人把羅漫給綁了過來,而且是真的有用綁的。從車上推下來的時候頭上用黑色的袋子套了起來。

等進了TM集團大門後就直接給取了下來,因為這是江怡墨的地盤,就算這些員工看到了羅漫也不會把這件事情傳出去。

在這個地方,所有人都是支援江怡墨的,要不是徐風的保鏢按著羅漫,怕是其它員工都得衝過來把羅漫一通好打。

羅漫剛開始並不知道是誰綁了自己,因為冇有看到臉。但是現在就知道了,這是TM集團的分公司,那自然就是江怡墨乾的。

江怡墨這是狗急跳牆呀,說明她跟沈謹塵的感情出了問題,已經不行了。不然也不會把她綁到這裡來,羅漫心頭卻是一陣陣的欣喜。

完全冇有因為自己被綁了而覺得有什麼,反倒是笑了出來。

徐風淡淡的看了一眼羅漫:“一會兒見到我們BOSS,你就笑不出來了。”

“是嗎?江怡墨也不過如此嘛,如果她真的有辦法對付我的話,也不會讓你們把我綁過來了,不是嗎?”羅漫又不傻,她自然是留了後手的。

在她抖出江怡墨的事情的時候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更是害怕江怡墨會對付她,萬一想要她的命呢?羅漫已經提前做了安排,隻要江怡墨敢對她下手。江怡墨殺人的這件事情就會瞬間在網上炸起來,到時候,江怡墨也得完蛋,不信就可以試試。

“進去。”徐風一把推在羅漫的背上,直接把她推進了總裁辦公室裡麵。

江怡墨坐在老闆椅上,悠然自得的樣子。

徐風讓其它保鏢先出去,他一個人抓住羅漫送了過去。

“BOSS,你要的人帶過來了。”徐風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