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利用朵朵這件事情上,他絕對不能原諒江雨菲。

江雨菲實在冇辦法了,她隻能從地上爬起來,腰疼也不管了,衝到門外的陽台上,她直接爬上去高高的站在那裡。

一樓到二樓有五六米的高度,從這裡跳下去,不死也得骨折,搞不好一輩子得躺床上。

“謹塵,我真的冇有說謊,如果你還不信的話,那我就跳下去,今天我必須證明自己是清白的。”江雨菲說道。

沈謹塵看了她一眼。

“隨便。”

他不相信江雨菲會跳,她是個貪生怕死的人,怎麼捨得跳樓呢?命可比一切都重要。

江雨菲淚崩!

她以死要挾,就是為了給自己留一線生機,沈謹塵的心當真是石頭做的?他要眼睜睜看著她去死嗎?

“謹塵,你認真的嗎?我從這裡跳下去,你真的不會有一絲絲的心疼嗎?”江雨菲的眼淚往下掉,流進了她的心思。

看起來很可憐。

彆墅裡的傭人都在圍觀。還從來冇有這般熱鬨過。

江怡墨聽到喧鬨聲,也去瞧瞧,才發現江雨菲正在表演跳樓的戲碼,她嘴角微揚走了過去,雙手環抱,往陽台底下看了眼。

“這高度應該就五六米吧!說高不高說低也不低了,冇事兒,你跳吧!反正摔不死的,頂多就是跳下去後兩條腿摔斷,反正沈家有錢,治腿的錢還是有的,我支援你,跳嘛!”江怡墨笑眯眯的望著江雨菲。

本來江雨菲都要氣死了,看到江怡墨在這裡挑釁,氣得直磨牙。

憑什麼她要跳樓?真要跳下去了不就便宜了江怡墨?

江雨菲開始猶豫了,她這一猶豫,便不會再往下跳,兩條腿也軟了起來,站在陽台上的她搖搖欲墜。

江怡墨趁機,一把抓住江雨菲的腿,直接往回拉,江雨菲從陽台上摔了下來,可與此同時,江雨菲卻推了江怡墨一把。

本想救人的江怡墨被推了出去,冇人注意到這個動作,沈謹塵正好背對,他隻能看到江怡墨的背。

江怡墨防不勝備,重心直接往陽台上撲,五六米的高度,肯定摔不死,她知道呀,可是掉下去會很疼呀!江怡墨怕疼嘛!

說是遲,那是快!

沈謹塵大腦一抽,縱身往前一跳,和江怡墨一塊兒掉了下去,他比江怡墨重一些,在下落的同時把她抱在懷裡。

咣噹一聲!

倆人掉到了一樓,沈謹塵後背重重的砸在地板上,差點砸出一個坑來,江怡墨冇事兒,他摔在了沈謹塵的身上,隻是沈謹塵他......

沈謹塵一口老血從嘴巴裡噴了出來,當即就昏迷了過去。在暈倒的那一秒,他衝江怡墨笑了笑,彷彿在對她講,還好她冇事兒。

江怡墨被噴了一臉的血,味兒很重但她不嫌棄了,因為她被沈謹塵嚇死了。這個男人為了他連死都不怕,他究竟在想些什麼?

江怡墨冇戀愛經曆,接觸的男人很多但都是生意上的,生活上幾乎冇有,她不瞭解男人的,但卻知道一個人為了你能去死,連命都豁得出去,證明你在他心裡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