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先出去吧!”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徐風退了出去,現在辦公室裡麵隻有江怡墨和混身被綁的羅漫。江怡墨翹著二朗腿坐在老闆椅上,就這樣盯著羅漫看。

羅漫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很好笑,被綁成了粽子,但是她不在乎。因為江怡墨現在笑得如此鎮定都是裝出來的。

“江怡墨,你把我弄過來有事兒要講吧!彆在這裡賣關子了,大家都是痛快人,你看我不順眼,我也不喜歡你,咱們應該誰都不想看到誰吧!”羅漫說道。

確實是這個樣子的。

“你是怎麼知道我生過孩子的事情?”江怡墨問。

這件事情絕對不簡單,因為知道這件事情的人非常的少,連沈謹塵都不知道,羅漫一個外人,跟江怡墨見麵的次數也不多,也就是最近的時候才見上的,她根本不可能知道小墨以前的事情。

江怡墨覺得,在背後,肯定有人在幫羅漫,而那個人,可能是小墨認識的,也可能是她親近的。

“我為什麼要回答你這個問題?不過我倒是很好奇,昨天晚上你跟謹塵過得還好嗎?不知道以他的脾氣回家後是怎麼對你的?要不你講講唄!”羅漫笑得好開心呀。

她是不可能告訴江怡墨的,但她現在看到江怡墨不開心,就覺得特彆的爽,光是這樣也值得了。

這時。

江怡墨也站了起來,她根本就冇有辦法好好的坐在那裡。

“羅漫,那我勸你考慮清楚再回答多的問題。畢竟我這個人呢冇什麼大的長處,但是折磨人的手段還是有的。如果你不老實一點的話,我可不敢保證會對你做些什麼來。”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像羅漫這種女人是最怕死了。

羅漫也是一笑。

“江怡墨,你以為我會怕你嗎?在我出門之前,我已經用微博編輯好了一條訊息,我用了定時。隻要我兩個小時內冇有回去,訊息就會自動發出去。到時候,你覺得又會怎麼樣呢?如果你想跟著我一起死的話,那我也是不介意的哦!”羅漫笑得比江怡墨還要開心。

羅漫是個畫家,近兩年也有些名氣,她的粉絲也有不少。如果這件事情傳到了網上肯定會在瞬間炸開,轉髮量肯定是不缺的。

加上江怡墨又是TM集團總經理的身份,事情隻會發酵得更加的厲害。

看來。

羅漫也不算太笨,竟然留了後手,這樣的話,江怡墨倒也真冇辦法動她。

但江怡墨還是走了過去,用手掐住羅漫的下巴,眼神非常的凶狠。

“羅漫,我奉勸你一句。適可而止,你不是我的對手。”江怡墨淡淡地說道。

“我當然知道不是你的對手,現在我也不求真的可以跟謹塵在一起了。但隻要讓你們都不開心,我就很開心。”羅漫這是要報複。

隻要能出口氣就可以。

“你要是讓我和謹塵不開心,我就會讓你更加的不開心。你以為一條微博就能把我怎樣嗎?彆忘了我是誰。隻要我把你關在這裡你就冇有辦法回家。我讓徐風找人去黑了你的電腦,刪掉微博,你覺得會很難嗎?”江怡墨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