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實。

這對於江怡墨來講真的是件特彆簡單的事情,她完全有這個能力。

羅漫臉色一沉,這纔想到,這麼做也確實是不保險,還是她低估了江怡墨的能力。

“不過呢?我今天不會把你怎麼樣。隻是想提醒你,如果再敢亂來的話,我就真的不客氣了。滾吧!”江怡墨彎腰。

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水果刀,直接向羅漫飛了過去。

羅漫嚇死了,以為江怡墨要動刀子。結果,她手裡的刀子飛出去剛好把她身上的繩子割斷了。羅漫這才知道,江怡墨的身手這麼好,還非常的準。

如果要殺她,應該也是件特彆容易的事情。羅漫趕緊離開了TM集團,回到家裡就把微博定時給刪掉了,她根本就不敢亂來的。

徐風走了進來。

拿了一份合同。

“BOSS,合同已經弄好了,但你剛纔冇有說具體投多少錢。”徐風過來問江怡墨的意見。

“先投五十個億。”江怡墨說。

她知道沈氏集團現在需要很多的轉來周圍,五十個億暫時夠了。如果以後有需要,她還會加投的。

“BOSS,這件事情需要告訴董事長嗎?畢竟這金額有點大呀!”徐風問。

江怡墨臉色一沉。

“什麼時候我連投五十個億的資格都冇有了?”江怡墨問。

顯然,她心裡不舒服,因為徐風越來越不會辦事兒了。

“BOSS說得有道理,那我現在就送過去。”徐風可不敢接著再亂說話。

徐風剛走兩步,江怡墨突然喊道:“等等。”

特彆簡單的兩個字,可是徐風卻聽出了不一樣的意思來,他覺得BOSS的話裡麵似乎有彆的意思,這是跟了她很多年的經驗之談。

“BOSS,還有事嗎?”徐風倒回去,笑眯眯的問。

江怡墨雙手平放在辦公桌上,就這樣盯著徐風,臉上的表情也是不鹹不淡的。

“你說羅漫是怎麼知道我生過孩子的事情?這件事情好像知道的人並不多吧!”江怡墨淡淡的看著徐風。

徐風突然覺得後背發涼。

“可能,可能是羅漫自己查的?她不是一直想對付你嗎?”徐風說。

“以羅漫的能力,要查到這件事情不容易吧!如果她都可以查到,你覺得沈謹塵會一點想法都冇有?”江怡墨又問。

完了,徐風的後背都濕透了。

“那BOSS,以你的想法來看,你覺得會是怎樣的?羅漫又是怎麼知道的?”徐風反過來問,但他有些不淡定。

“那我自然也是猜不到的,要不徐助理幫我分析一下,究竟是怎麼回事兒,如何?”江怡墨眉頭輕挑,她真的太嚴肅了。

徐風更是心頭一緊,好端端的,BOSS乾嘛問他這麼嚴肅的問題?

“BOSS,這種事兒連你都不清楚,那我就更不清楚了,嘿嘿。”徐風笑眯眯地說道。

江怡墨臉上的表情卻是更加深邃了,但也僅僅隻是那麼一小會兒,很快她就變了回來。

“也對,去忙吧!”江怡墨淡淡地說道。

但願,真的是她想多了,不然,江怡墨可能會懷疑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