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風走了出去,去辦江怡墨吩咐的事情去了。

等徐風出去後,江怡墨給師傅打了電話。雖然剛纔在徐風麵前,江怡墨一副不需要彙報的樣子。因為平時她是完全可以決定投資方向的。

但這次很特殊,是投的沈氏集團,江怡墨帶著私心,但同時也不是完全的有私心,因為沈氏集團在整個F國都是數一數二的。

隻是一時有了難處,現在不僅是雪中送炭,更是雙贏,這個時候投資沈氏集團會給TM集團帶來很大的利益,這是從長遠的方向看的。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額!!

師傅的電話竟然關機了?這是什麼情況呀?江怡墨現在真的是一臉的懵比呀!江怡墨打的是師傅的私人手機,這個號隻有她會打,其它人根本就不知道。

每次打這個號碼時,師傅都會秒接,而且這個號他是從來不會關機的,怎麼會這麼巧?說冇人接就冇人接,甚至是還關機了呢?

江怡墨趕緊又給師傅的助理打了電話,這次倒是打通了。

“江總,你好。”助理對江怡墨是非常恭敬的。

因為江怡墨是財神爺呀,她不是因為和師傅有關係而坐上的這個位置,她真的是靠自己的能力爬上去的,並且證明瞭自己。

“董事長呢?剛纔我打他的電話關機了,他人在公司嗎?”江怡墨問。

“董事長今天冇有來公司,連我都找不到他。”助理說道。

江怡墨這邊是早上,TM集團總部那邊就是傍晚,現在已經是下班時間了,助理更是一整天都冇有看到董事長。

但因為董事長冇有特殊的指示,所以他也不敢隨便去問,隻要把公司管好就可以,不歸他管的都不會問。

“什麼都冇有交待嗎?”江怡墨又問。

“冇有。”助理說。

“好,我知道了。”江怡墨一臉的詫異。

“等我見到董事長,需要告訴他嗎?”助理問。

“不用了。”江怡墨掛了電話。

此時。

江怡墨臉上的表情不太妙了,因為她頭一次冇有打通師傅的電話,而且還是關機了。如果是冇有人接的話那肯定就不會是關機。

但現在連機都關了,應該不是手機剛好冇電吧!哪能有這麼巧合的事情?難道是師傅出事了?不會的吧!師傅可是在總部,那是他的地盤。

平時師傅隨便出個門兒,身邊都是一堆的人圍著,不光是身後跟著保鏢,就連暗地裡都有許多的保鏢來保證他的安全,冇有人可以傷得了他的。

那人到底是去哪裡了?

江怡墨也想不明白,她便冇有接著想,打算過一會兒再打電話試試。

差不多過了半小時。

江怡墨接到了師傅的助理打過來的電話。

“江總,剛纔我查到了董事長的行程,他應該是去找你了。今天一早就讓人把私人飛機開走了,看著方嚮應該是去F國了,按時間算的話,差不多兩個小時就該到了。”助理說道。

剛纔掛了電話後,助理就一直在擔心,便找人查了,這才知道了董事長的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