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爸爸。”朵朵又喊,喊了無數聲。知道爸爸喜歡聽,那就多喊幾次好了。

倆人抱在一起,好久好久,真是捨不得鬆開。就連沈謹塵坐下來時,他也是把朵朵放在自己的腿上,生怕有人跟他搶似的。

江怡墨和景沐辰都看得出來,沈謹塵對女兒的愛真的超出了一切。一個有愛的人,絕對就是一個好人,再壞也壞不到哪裡去。

景沐辰本來是生氣了,現在看到沈謹塵這樣也不氣了。

這時。

沈謹塵倒了兩杯酒,一杯留給自己,一杯給了景沐辰。

“謝謝。”沈謹塵很簡單的講了兩個字,然後就一口氣把杯子裡的酒給喝掉了。

這就是男人。

話不多,一口酒就可以。足夠表達出他對景沐辰的感激,隻是過於扭捏的話就講不出來了,景沐辰也不喜歡聽。

他端起杯子喝了酒,代表他接受沈謹塵的感謝。

接下來。

大家坐在一起吃東西,話都不多,明明很熟,但卻誰也接不上誰的話。

“朵朵想吃什麼?爹地給你夾。”沈謹塵問。

“不用了,我飽了。”朵朵搖頭。

“剛纔小墨阿姨和景爸爸給我夾了好多的菜,特彆的飽。”朵朵很可愛的看著爸爸。

景爸爸?

沈謹塵也是一臉詫異,他看著小墨,這件事情,他這個正牌爸爸怎麼不知道?

“這件事情我也是剛剛纔知道的。”江怡墨說。

江怡墨發誓,這件事兒不能算在她頭上呀,她真的不知道。

“怎麼,當我景沐辰的乾女兒,你這是怕委屈了朵朵?”景沐辰淡淡地說道。

他景沐辰可是首富,到現在連個女朋友都冇有,萬一以後真的不打算結婚,朵朵就是他唯一的女兒,指不定景沐辰就讓朵朵繼承家產了,有什麼可委屈的。

“師傅,謹塵不是這個意思。他肯定是有點吃驚,所以纔會這樣。剛纔聽朵朵叫你景爸爸的時候我不是也吃驚嗎?”江怡墨笑眯眯的說道。

這時。

朵朵也趕緊說話:“對呀,這是我和景爸爸決定的。爸爸,你就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沈謹塵看著懷裡可愛的女兒,他怎麼可能會生氣?他也冇彆的意思呀,隻是吃驚。

“冇有生氣。”沈謹塵說:“朵朵是不是吃飽了?那咱們現在回家好不好?”

沈謹塵抱著朵朵站了起來,他看了一眼江怡墨,本來是想叫小墨一起回家的,但又知道小墨剛見到景沐辰,他倆肯定有話要聊,就冇有說。

“不用管我,你們先回去吧!”江怡墨趕緊說。

沈謹塵抱著朵朵出去了,朵朵趴在爸爸的肩膀上,她看到了江怡墨阿姨手指上的戒指,和爸爸手上是一樣的,而且他倆戴的手指都是一樣的。

“爸爸,你跟江怡墨阿姨要結婚嗎?”朵朵問爸爸。

這個問題好容易,沈謹塵當即就愣住了。

朵朵這個問題有些突然,因為他還來不及告訴朵朵這件事情。而且沈謹塵也冇有想好要怎麼講,朵朵人在國外,根本就不瞭解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