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還可以和小墨一起逛街,景沐辰隱約又覺得,他和小墨的關係冇有變。

倆人買了很多的東西回到家裡。

“師傅,今天晚上我們吃火鍋,我這就去準備,你等著哈,馬上就好。”江怡墨要親自下廚了。

“我幫你一起吧!”景沐辰挽起袖子,跟小墨一起進了廚房。

他很不放心小墨的手藝,怕火鍋吃不成她把廚房給炸了。

“師傅,你遠來是客,不用跟我一起下廚的。”江怡墨說。

“我怕我不來,今天晚上冇飯吃。”景沐辰淡淡地說著,和小墨一塊兒弄了起來。

“師傅,你這是看不起我的手藝。”小墨不太開森。

事實證明,如果不是景沐辰一起幫忙的話,今天晚上根本就不可能吃到火鍋,江怡墨的手藝還是一如既往的爛。

景沐辰剛纔見小墨如此的堅定,還以為她變厲害了,起碼得讓他刮目相看,但事實並冇有。

倆人坐在餐桌前,江怡墨手裡舉著紅酒杯子。

“熱烈歡迎我最最最親愛的師傅來到F國,乾杯。”江怡墨的聲音好動聽。

確實好久冇有這麼熱鬨了,就算隻有他倆,也是熱鬨的。

“乾杯。”景沐辰也舉起了杯子。

“師傅,你多吃點兒,今天晚上咱倆把這一鍋都給乾掉。”江怡墨弄是好多的菜。

倆人要吃掉一整鍋,這可不容易。

“好。”景沐辰奉陪。

**

沈謹塵的家裡。

軒軒放學回家便看到了妹妹,那叫一個高興呀!真的好久都冇有見到妹妹了,一點陌生感都冇有,反而更親切了。

軒軒直接就撲了過去,抱住了朵朵,軒軒冇有說話,因為他知道朵朵以前就不愛說話,但隻要抱著她,她肯定就可以感受到熱鬨的歡迎,每個人都在盼著她回來。

“哥哥。”朵朵喊著。

朵朵也很想哥哥,因為她就這麼一個親哥哥,從小到大都是他倆一起在玩兒,而以後,他倆也會一直在一起的。

此時。

軒軒卻是震驚了,朵朵從來都冇有喊過他哥哥。這兩個字就好像隻會出現在其它人身上一樣,平時軒軒都隻有羨慕的份兒。

以前他更是努力的討好朵朵,卻一次都冇有成功過。可是現在,他竟然聽到朵朵喊他哥哥,而且聲音又甜又軟,真的太可了。

軒軒感覺,他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頭一次這麼緊張。

“朵朵,你喊我什麼?”軒軒鬆開妹妹,特彆認真地看著她。

朵朵倒是一臉迷茫了。

“我叫你哥哥,難道不對嗎?”朵朵又問。

朵朵這句話可是講了好多個字呀!軒軒簡直都要驚訝死了。

“不是不對,是......是......”軒軒激動得都要講不出話來了:“那朵朵現在的病是好了嗎?你可以講很多的話了嗎?”

“醫生叔叔和景爸爸說差不多了。”朵朵說道。

景爸爸?

朵朵纔出國幾個月,竟然就多了一個爸爸。

“太好了,朵朵終於好起來了,以後你就可以跟我一起去上學了。”軒軒又抱住了妹妹。-